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歸一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敢作敢當

第四百二十九章 敢作敢當

 熱門推薦: 我是至尊、 一品道門、 全職法師、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極道天魔、 元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138832.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聽得黎非下令,后方的百余位鳥族勇士立刻持拿兵器提氣前沖。

    由于感召兵器出現了問題,黎仕和黎非大失先機,城墻上的夷人也趁機做好了防御準備,眼見鳥族勇士開始前沖,留守的夷人將領一聲令下,大量箭矢弩石自墻上激射而出。

    此時于清都等人已經與黎仕和黎非纏斗在了一起,唯恐誤傷他們,夷人便選了鳥族的紅藍勇士為目標,鋪天蓋地的箭矢和弩石急落而下,覆蓋了大片區域,鳥族勇士根本無處可躲。

    如果是尋常士兵,只這一輪利箭狂弩就能被全部肅清,但他們的敵人是披掛盔甲的鳥族勇士,雖被箭矢和弩石擊中,傷亡卻并不嚴重。

    傷亡只是不嚴重,而并非沒有傷亡,鳥族勇士的盔甲的確有護身效果,卻并不是完全的護住了周身,有些部位沒有甲片保護,便免不得為箭弩所傷。

    此外,夷人所用的箭弩并不完全相同,有些特制的箭弩威力巨大,射出的箭矢竟然能夠將鳥族勇士的盔甲洞穿,一輪箭雨過后,鳥族勇士或死或傷,折損了三成有余。

    箭矢不同于槍械,射出一箭之后需要重新開弓,就在夷人拉弦開弓之際,鳥族勇士開始反擊,他們反擊的方法也很奇特,快速前沖的同時身形后仰,手臂后撤,聚勢加力,擲出了手中的兵器。

    鳥族勇士所用的兵器多為槍矛,此前吳中元并不知道鳥族勇士為什么會偏愛這種兵器,現在他終于明白了,這是為了沖陣之時可以將其擲出傷敵。

    眾所周知只有紫氣高手才可以靈氣外放,紅藍勇士是不能的,但鳥族勇士敢將兵器擲出也是有原因的,那就是他們的兵器與盔甲一樣,都添加了玄晶,扔出去之后還可以再收回來。

    鳥族勇士的這輪反擊造成了夷人士兵的大量傷亡,勇士都是練氣的,不但準頭奇高,還可以提氣加力,扔出去的槍矛幾乎全部命中了目標。

    一來一往,雙方都失去了再次進攻的機會,此時鳥族勇士已經沖近,圍住了于清都等人,夷人擔心誤傷首領,便不敢輕易放箭。而那些紅藍勇士也并沒有去攻擊城墻上的士兵,他們接到的命令是攔住于清都等人,輕重緩急他們分得清楚,在他們看來只要抓住或者殺掉了這三個頭領,夷人城池就會不攻自破。

    一方試圖圍剿,另一方自然會嘗試營救,大量身形高大的夷人士兵自城中沖出,試圖沖進包圍圈營救己方首領。

    夷人并不擅長練氣,這些夷人士兵大多沒有靈氣修為,與鳥族勇士對戰自然處于吃虧的一方,但這并不表示他們沒有一戰之力,夷人士兵用的大多是棍棒錘斧等重型兵器,氣力驚人,鳥族勇士雖然穿戴了盔甲,卻也耐受不住夷人士兵的大力打砸,只要被其擊中,要么吐血倒飛,要么重傷倒地。

    俗話說身大力不虧,這話一點不假,有些時候力量的差距是無法通過技巧彌補的,這些高大的夷人力氣大的出奇,鳥族勇士根本無法與他們正面抗衡,只能依仗靈活的身法和超快的反應速度與他們周旋。

    靈活的身法和快速的反應也是很有用的,誰快誰就占據了進攻的主動,誰快誰就能率先殺傷對方,不過夷人士兵雖然身法和速度落于下風,卻勝在身形巨大,悍不畏死,常人被槍矛戳中直接就會失去抵抗能力,但他們卻能帶傷作戰而不失勇猛,更有甚者會趁機抓住鳥族勇士的兵器,揮舞錘斧將對方砸死,然后拔掉插在身上的槍矛繼續再戰。

    外圍的戰事固然慘烈,包圍圈里的廝殺更加驚心動魄,黎仕雖然長了個貪官的大屎肚子,身形卻十分靈活,而且此人乃洞淵修為,真正的紫氣高手,便是失了兵器也不曾顧慮退縮,以一第二,迎戰于清都和陸鈞天。

    三族勇士都有五行之分,鳥族亦然,黎仕五行屬金,以自身靈氣吸聚外部金屬器物,凝化金屬盾牌一面吸附左臂,拒擋于清都的長劍和陸鈞天的熟銅大棍,與此同時右手屈指凝氣,頻出重拳。

    于清都和陸鈞天走的都是剛猛路子,黎仕比二人矮了兩頭不止,卻敢于憑借精純的靈氣修為與二人正面抗衡,幾個回合之后以重拳直迎陸鈞天當頭砸下的熟銅大棍,將銅棍震開之后身形左斜,接連三腳,皆中陸鈞天下腹。

    這可是紫氣高手的三腳,換成旁人怕是五臟六腑都要被其踢碎了,但陸鈞天只是右腳后撤半步,聳肩振臂,硬受了三腳而不曾退后,待得黎仕力竭落地,揚棍再上,怒吼打砸。

    黎仕沒想到陸鈞天能夠強撐不退,雙腳剛剛踩踏地面,熟銅大棍已經急砸而下,無奈之下只得右手抓握左腕,奮力上舉,以雙臂之力舉盾硬拒。

    一聲共鳴嗡響之后,陸鈞天虎口震裂,熟銅大棍脫手飛出,而黎仕亦在對方的大力打砸之后站立不穩,單膝跪下,左臂銅盾亦四分五裂。

    銅盾被震碎之后,黎仕眉頭大皺,左臂后撤,與此同時殘留在左臂上的盾牌殘片化為三尺銅刺,回臂挺刺,直插陸鈞天胸腹。

    在銅刺插入陸鈞天胸腹的同時,于清都長劍急斬而至,趕在銅刺深入之前將銅刺斬斷,收劍反撩,將黎仕逼退。

    陸鈞天牙關緊咬,將殘留在自己胸腹的銅刺拔掉,與此同時左手探出,抓住了外圍扔來的一柄銅錘,奮力揮舞,再入戰團。

    都說戰爭屬于男人,說這句話的人肯定沒見過真正的女人打架,在于清都和陸鈞天力敵黎仕的同時,黃悠云也正在跟黎非拼命,除了拼命,吳中元想不出更精準的詞匯來形容二人之間的爭斗,黃悠云雖然攜帶了弓箭卻根本來不及使用,黎非五行屬火,用的是鳥族的火屬絕技,雙臂皆有火焰燃燒,用的是近身搶攻的打法。而黃悠云也并未被動防守,而是只攻不受,全力搶攻,只這片刻工夫衣裳已被焚燃,皮肉亦被灼傷,甚至連手中長刀都被黎非所發高溫火焰烤的通紅,便是如此她仍不松手,雙手緊握刀柄,厲吼助勢,大力揮斬,刀刀不離黎非要害。

    吳中元是明眼人,雖然雙方各有攻防,打的慘烈,但結果卻已經注定了,沒有靈氣修為,于清都等人撐不了多久,他們被攔在了城外,無法發揮箭弩的威力,近身相搏,他們不可能是紫氣高手的對手。

    前瞻估測,此戰雖然會以夷人落敗告終,鳥族眾人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便是黎仕和黎非能夠全身而退,二人帶來的這些紅藍勇士大部分都得死在這里。

    而且黎仕和黎非對局勢前瞻明顯不足,夷人是個多部落的聯盟,于清都等人只是三個較大部落的族長,便是把他們三個全殺了,夷人也不會投降,他們還會繼續抵抗,雖然最后仍然免不得被屠殺,但鳥族所付出的代價肯定會很大,絕不是黎仕和黎非所能承受的。

    吳中元雖然是旁觀者,卻并不希望事情鬧的太大,大敵當前,不管是夷人的損失還是鳥族的損失,都是人類的損失。

    他雖然有扭轉局勢的能力,也有心出手阻止,卻苦于不知道如何處置而遲遲不得出手,想要把黎仕和黎非殺掉很簡單,但他不想那么做,如果真的那么做了,就是跟鳥族為敵,他雖然不怕鳥族,卻也沒必要去故意招惹他們,這事兒跟黎韜的那件事情不是一個性質,黎韜惹了王欣然,他不管怎么做,黎泰都不能說什么,但如果殺了黎仕和黎非,就有點兒欺負人了。

    不露面,用箭射殺?也不好,黎仕和黎非都是紫氣高手,殺了他們對鳥族很不利,要知道鳥族雖然目前實力很強大,紫氣高手也多,但封印消失之后他們應對的可是神族,連黎陽和黎韜計算在內,他已經殺了鳥族四個紫氣高手了,再殺的話,黎泰便是不想跟他拼命,也得跟他拼命了,因為黎泰沒法兒跟族人交代了。

    不行了,不行了,再不出手就來不及了,先喊住眾人再說吧。

    想到此處,收回箭矢,拿了黎仕和黎非的兵器飛掠而出,“別打了?!?br/>
    之所以沒喊住手,而是喊別打了是因為底氣不足,歸根究底雙方的矛盾是因他而起的,他才是偷走引魂燈的罪魁禍首,而鳥族眾人只不過是個背鍋的。

    雙方都聽到了有人在呼喊,但此時正是拼命的緊要關頭,誰也沒有理會他。

    眼見眾人仍在血拼,吳中元只得提氣再喊,“我乃吳中元,盡皆停手,違令者,滅族?!?br/>
    便是眾人不停,他也不能真的滅族,但這時候不這么喊也不成,嚇不住他們。

    還好,嚇住了,都停手了,但鳥族眾人的包圍圈并未撤除,于清都等人仍然被困其中。

    吳中元飛掠而至,直接落于包圍圈內,將那兩件兵器扔還黎仕和黎非,“行了,別打了?!?br/>
    眾人無不面露疑惑,不明白他為何突然出現阻止是原因之一,還有一個原因是眾人都看到了那兩件兵器上的箭孔。

    “今天的事情到此為止,二位大人收兵回去吧?!眳侵性獩_黎仕和黎非說道。

    二人面面相覷,吳中元現在已經名聲在外,對他們來說應該算是臭名昭著,他們不明白為什么跟他們說話這么客氣。

    吳中元又道,“二位的難處我也知道,這樣吧,你們將此事告知黎泰,只說賣了個面子給我,不久之前我曾將雀鳳刀送給了鳥族,投桃報李,他也應該給我點面子?!?br/>
    二人拿不定主意,便沒有接話。

    吳中元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還愣著干什么,走吧,在此之前我還送了你們幾十斤玄晶,這點面子都不給我嗎?”

    人都是要面子的,吳中元并未以武力強逼,一直強調是賣面子,如此一來他們也算有臺階可下,短暫的沉吟之后,黎仕和黎非交代了場面話,扛死抬傷的撤走了。

    夷人是東道主,自然不會請他們進去吃了飯再走,但是對于吳中元他們卻是感激非常,若不是吳中元仗義援手,夷人今天就有滅頂之災,少不得千恩萬謝,少不得歡呼簇擁。

    夷人越熱情,吳中元心里越別扭,最終鼓起勇氣沖于清都說道,“于族長,你們也不用謝我,其實我今天是來謝罪的?!?br/>
    于清都等人不明所以,疑惑看他。

    “貴族的引魂燈是我偷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财神捕鱼送88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