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歸一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最后七天

第四百四十三章 最后七天

 熱門推薦: 我是至尊、 一品道門、 全職法師、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極道天魔、 元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138832.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根據九葉青蓮的荷葉顏色不難看出,它對應的是地格九階,這也注定它的功效止步于太玄,這一點根本就不需要向黑衣老者求證,稍微有點腦子就能推斷出來,若是問了,唯一的后果就是被黑衣老者再度鄙視。

    再者,倘若九葉青蓮真的能夠超越地格九階,黑衣老者自己早就服用了,不用晉身金仙,便是晉身天仙也能延壽不死。

    只睡了兩個時辰吳中元就醒了,醒來之后圍著島嶼又轉了一圈兒,這處島嶼近水的地方都種植了一些奇異的植物,這些植物都是有毒的,而且這些植物散發出的氣味混合之后毒性會數倍疊加,大量毒氣凝聚在島嶼周圍,縈繞不散,也虧得他百毒不侵,換成旁人根本無法踏足這處海島。

    吳中元起的早,猴子起的也早,這只猴子也不懼怕島嶼的毒氣,此時正在島嶼各處竄行,將誤入島嶼的死鳥扔進海里。

    這只猴子的智商比普通猴子要高,知道吳中元和黑衣老者是一起的,便不攻擊他,偶遇之后還吱吱叫了幾聲,貌似是在與他打招呼。

    黎明時分,黑衣老者起身出門,喊了吳中元過去,帶著他熟悉島上的情況,包括各種果樹的特性和管理時的注意事項,島上有很多果樹,大部分都是陸上沒有的品種,白衣女子食用的只有為數不多的幾種,她是上靈修為,等同天仙中階,已經不食人間煙火,便是一直不進食也不會餓死,但是卻會感覺饑餓。

    白衣女子的生活也很有規律,日出之前會去到東山峭壁,自那里等待日出,一直到中午時分,然后回到住處撫琴,之后就是大笑和痛哭,午后會一直發懵,三更時分會躺臥片刻。

    猴子的任務就是每天給她送兩次食物,還有就是清除她必經之路上的障礙,引她去峭壁,再將她引回來,白衣女子走路的時候眼睛是不看路的,如同夢游,諸多舉動更像是出乎習慣或是本能。

    吳中元沒有追問關于白衣女子的情況,以他目前的靈氣修為,不可能修復損傷的元神,再者,這里是一處位于龜背上的島嶼,倘若那片丹田護甲變色,就說明她等的人回來了,玄龜會將她帶去約定的地方。

    他需要做的就是盡忠職守,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余下的不該他管,他也管不了。

    島上的樹木很多,一天之中吳中元不可能記得住那么多樹木各自的特點,此外,黑衣老者還必須讓猴子接受他這位新領導,除了語言的表述,還得做出一些虛假舉動,讓猴子明白他比黑衣老者更強大,黑衣老者也得臣服于他。

    在黑衣老者和白衣女子居住的石室上面,還有幾處破舊的樓閣,其中一處樓閣里掛著一面碩大的銅鑼,當島嶼周圍縈繞的毒氣散去的時候,猴子就會敲響銅鑼,白衣女子聽到鑼聲就會散出靈氣將島嶼整個罩住,玄龜會受重下沉,將島嶼沉入海底,一個時辰之后玄龜會重新上浮。

    這是一種應急手段,為的是防止有人破壞毒霧侵入島嶼。

    如此這般過了幾日,黑衣老者的話越來越少,每天大部分時間都待在自己的住處,也不往白衣女子的住處去,可能在他看來與白衣女子待在一個房間里是對她的不敬和冒犯。

    見黑衣老者這般,吳中元確信他是真的大限到了,便是有心請教也不便進去打擾,每日多在林間勞作,猴子有時候會來林中看他,他也不與猴子太過親近,不是他討厭猴子,而是黑衣老者叮囑過他,不能與猴子太過親近,不然這家伙會上頭上腦。

    猴子總歸是猴子,生性頑劣,再怎么約束也不可能安分守己,雖然此時沒什么頑劣舉動,但眼珠子亂轉就不對,失去了監管,時間一長肯定會懈怠差事。

    有時候感覺時間過的很慢,但是等到到了最后的那一天,回頭再看,便會感覺時間過的很快,第七天的午后申時,黑衣老者離開石室,沖吳中元落腳的草亭走了過來,兩只手里各拎著一個酒壇。

    見黑衣老者沖草亭走了過來,吳中元急忙起身迎了過去。

    黑衣老者將左手酒壇塞給吳中元,“陪我喝一杯?!?br/>
    “你這杯子可夠大的?!眳侵性Φ?,他知道黑衣老者此舉意味著什么,但他不想把氣氛搞的那么悲涼。

    “千年佳釀,能喝到是你的造化,”黑衣老者笑道,“可惜呀,便是當年我糊了三層封泥,年頭長了,仍然散去不少,這兩壇原本都是滿的,現在只剩半壇不到了?!?br/>
    吳中元晃了晃酒壇,發現的確只剩下了半壇,此時黑衣老者已經自草亭里坐了下來,傾斜酒壇,小心的拍打著壇口的泥封。

    吳中元坐在他的對面,學著他的樣子做著同樣的事情。

    “喝完這壇酒我就要上路了?!焙谝吕险哒Z氣很是平靜。

    雖然知道今天是黑衣老者的大限,聽黑衣老者這般說,吳中元仍然免不得傷感,強顏歡笑,“什么時辰?”

    “日落時分?!焙谝吕险哒f道。

    吳中元轉頭西望,此時距日落只剩下不到一個時辰了。

    黑衣老者拍碎酒壇上的泥封,清去浮土,托著酒壇喝了一口,“嗯,還不錯,只是酒氣淡了些?!?br/>
    吳中元也嘗了一口,有些東西并不是越新越好 ,但也并不是越老越好,這壇酒儲藏的年頭太長了,酒氣散發的很是嚴重,醇厚有余而酒勁兒不足。

    黑衣老者放下酒壇,長出了一口氣,“我知道你心中仍有許多迷惑,但能與你說的我都說了,你也莫要再問我什么,我乃異類之身,你是七竅人類,你我并不是同一陣營,我所說的,所做的,實則已經越界了?!?br/>
    “我如果有心詢問,之前幾日早就開口了,怎會等到現在,”吳中元隨口說道,“你以九葉青蓮相贈,已經是對人類莫大的幫助了?!?br/>
    黑衣老者擺了擺手,“你錯了,我并不想幫助人類,我只想幫助你,早些時候我說封印消失之后你活不過一個對時,并沒有危言聳聽,以你目前的修為,你的確無力自保,若是晉身太玄,再得一眾幫手,或許還能勉力一戰。不過你也不要太過樂觀,我送你九葉青蓮也只是為了讓你輸的心服口服,以免他日心存僥幸,鋌而走險,送了性命?!?br/>
    吳中元托著酒壇禮敬先飲,放下酒壇出言問道,“你為何如此輕視人類?”

    黑衣老者受敬亦飲,然后說道,“你又錯了,我并不是看不起人類,我是看不起所有弱小的存在,五千年中我見到了許多,也明白了很多,我發現越是強大的存在就越是光明,越是弱小的存在就越是猥瑣,弱者為了活命求生,是沒有底限的,什么卑鄙無恥的事情都做得出來?!?br/>
    吳中元剛想開口,黑衣老者便抬手阻止,“我知道你想說什么,強者對弱者的奴役和保護是共存的,只要服從強者的奴役就能得到強者的保護,不服從就會遭受懲罰,你仔細想想,所有的事情都是這樣,你們人類也是如此,你們在保護子民的同時,會不會為他們定下規矩?若是他們不予遵守,你們是不是會給予懲罰?你告訴我,管束與奴役的區別是什么?”

    黑衣老者所說的這個問題吳中元此前還真沒想過,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

    黑衣老者又道,“你們對弱者的保護也是建立在他們遵守你們定下的規則的基礎之上,這本身就是一種奴役,只是輕重程度有所差別,既然如此,你們為何還要抗拒強者的約束,只要服從他們,他們就會保護你們?!?br/>
    “我們不需要他們的保護,也不接受他們的奴役,”吳中元說道,“另外約束和奴役也是有差別的,正所謂沒有規矩不成方圓,規矩必須有,制定者本人也遵守就是約束,制定者本人不遵守就是奴役?!?br/>
    黑衣老者之前的問題吳中元沒有想過,吳中元的這番言論黑衣老者之前也沒有想過,故此他并未進行反駁,而是抓起酒壇又喝了一口,“我與你一個建議,想不想聽?”

    “想?!眳侵性c頭,他不贊同黑衣老者的一些看法,卻不排斥黑衣老者對他的善意。

    “提前打破封印釋放獸族,”黑衣老者說道,“你們實力太過弱小,想要全身自保,必須與獸族聯手?!?br/>
    吳中元沒有接話,不得不承認黑衣老者的建議有一定道理,但此事關系重大,利弊皆有,需要慎重權衡。

    見吳中元皺眉,黑衣老者又道,“人類的生死我并不關心,但我不想你死?!?br/>
    吳中元笑了笑,“好生坦率,你的建議我會鄭重考慮,若我有心釋放獸族,當如何打破封???”

    “不知道,你也不用詐我,這是個心血來潮的建議,不是處心積慮的陰謀,”黑衣老者沖吳中元抬了抬酒壇,“喝酒?!?br/>
    吳中元喝,黑衣老者也喝。

    “還有多長時間?”吳中元問道,修為精深的人都可以內窺自己的經絡和氣穴,能夠準確的估算出自己大限的具體時間。

    黑衣老者閉目沉吟,片刻過后睜眼開口,“半個時辰?!?br/>
    “還有什么要與我交代的?”吳中元問道。

    黑衣老者搖了搖頭。

    “我還不知道您的姓名?!眳侵性f道。

    “我沒有姓名?!焙谝吕险哒f道,見吳中元皺眉,黑衣老者笑道,“我真的沒有姓名,主上當年一直喊我雀兒,你總不能也這么喊我吧?”

    黑衣老者笑,吳中元也笑,女人給坐騎起名字總是帶有一股脂粉氣。

    “你是什么修為?”吳中元問道。

    雖然不知道吳中元為何有此一問,黑衣老者仍然回答了他的問題,“不過太虛?!?br/>
    “太虛修為便能在我穿戴了青龍甲的情況下置我于死地?”吳中元又問。

    “你便是穿戴了青龍甲,也不可能逃出我的掌控?!焙谝吕险哳H為自信。

    “若真是這樣,封印消失之后我可能真的活不過一個對時?!眳侵性f道。

    “那倒未必,青龍甲還是有些用處的,除了我,沒人能快過它?!焙谝吕险哒f道。

    “你飛的很快?”吳中元問道。

    “四海八荒,我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焙谝吕险吆罋飧稍?。

    “再飛一回?”吳中元壞笑。

    “哈哈哈,”黑衣老者抓起酒壇將余下的酒水一飲而盡,“好,再飛一回……”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财神捕鱼送88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