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萬家燈火之茶園戰事 > 第七十二章 大喜

第七十二章 大喜

 熱門推薦: 三寸人間、 第一侯、 恰似寒光遇朝陽、 大宋超級學霸、 婚情告急總裁請別撩、 道岳獨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138832.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懷安,懷安,你在哪兒呢?!逼岷诘臉淞掷?,一七八歲的小女孩,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前走,嘴里還不停的喊著,心里還有些希望。

    可老天并不因她比別人多幾分顏色而厚待于她。天更黑了,本還是發著毛的月亮,索性躲進了云層里,遠處傳來野獸的聲音,分不清是狼叫還是虎嘯,林子里人走得更快了,一步、兩步,也不知過了許久,這偌大的林子似乎永遠沒有盡頭,“懷安,懷安···?!?br/>
    張家新娘醒時,眼角還帶著些淚,門外的婆子還在催促,“姑娘,你可醒了沒,再不起來梳洗,錯過良辰可怎么辦?!?br/>
    “幾更天了?”門里終于有了動靜,外面候著的幾個人也不客氣,一窩蜂的進了門,伺候梳洗。

    “丑時剛過,姑娘,今天事多,少睡些吧?!?br/>
    一條扁擔兩頭挑,新娘子起時,新郎也已在新房里忙了,雖不是親自動手做些什么,可還是得自己到處看看。

    往常父親還在這里時,懷安從不覺得管理這些事務又多忙,無非是到處走走瞧瞧,到今日自己做時才知道里面繁瑣。

    清晨,萬籟俱寂,院子里的伙計做事情都還收著手腳,輕聲的做著事情。等到那第一縷陽光點亮東湘房頂上的黑瓦時,院子里也開始熱鬧起來了,一時間訓斥聲,答應聲,像是歷經寒冬,復蘇一般響起來了。

    也不知道誰說了一句,“錢東家到了!”

    懷安這才如夢初醒一般,趕忙迎了過去,向著那來人作揖,“舅父,早?!?br/>
    那矮胖的錢東家,對這聲舅父也是十分受用,自家的妹子雖是嫁的三房,這大房里的侄子對自己倒總是禮待有加,忙過去接著懷安說道,“今兒個大喜,我來早一點看看有沒有要幫忙的,你雖不是我親表侄子,可我喜歡,早已把你當作親的,那三個丫頭來幫忙了嗎?這個時候再睡懶覺就真的不像話了?!?br/>
    懷安有些尷尬,但還是好聲說了句,“二妹和三妹都來了,舅父先去院子里坐坐,我叫人上茶?!?br/>
    “懷安哥哥,爺爺到了,催你該去祭祖了?!闭f著,梁恬突然跑了過來。

    懷安見梁恬過來,自己也正好脫身,便讓梁恬陪著客,自己先去了。

    錢東家向來是不怎么在意這三丫頭,小時候又黑又瘦,也不會招人喜歡,排行老三,也得不到家里什么東西,遲早是要嫁出去的姑娘??闪杭覅s不按規矩來,大丫頭嫁出去也就罷了,連二丫頭也送了出去,到最后反而只剩這最不起眼的三丫頭在家。

    這幾年雖拉近了些關系,還是有些蹩腳,今兒偏偏是她來接著,也只能裝出一副和藹舅舅的面孔,說道,“三丫頭來得好早?!?br/>
    “舅舅早,前幾天表姐送過來的新茶,母親很喜歡,還念著舅舅常去家里坐坐,今天來了,母親該高興了?!?br/>
    兩人正說著話時,梁惜月從外面跑了過來,笑嘻嘻的對錢東家說道,“舅舅,你也來了,我可想你了?!苯忝孟嘁?,招呼也不打,反而架著舅舅走了。

    后面的王家姐夫,對著梁恬尷尬的點了點頭,也跟著進去了。

    “她不高興了?”正想著最近有什么特別招大姐討厭的地方時,二姐過來說道。

    尷尬的笑笑,說道,“不知道,前些日子還算好些吧?!?br/>
    “我看不像好些,我的小妹,你總順著她,她一丁點兒也不會感激你的,只會得寸進尺,覺得你好拿捏。你得逆著她,讓她知道你才是這房中未來的主人,她就來討好你了,這人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br/>
    “二姐,你知道我不愿意留在這里的,這家里的事都由他去吧?!?br/>
    二姐心里高興,嘴上卻說道,“這家里怎么就出了你這么一個怪胎,被人看輕也是你自找的?!闭f著卻又拉著梁恬去了屋里,“吃點早餐去,不吃可熬不過?!?br/>
    梁恬心里知道,大姐不過是欺負自己慣了,哪管什么當家不當家的。不過二姐這次回來,卻變了許多,以前對誰都是柔和的,比自己還多了幾分迎合??涩F在還多了許多刺,不僅是懷安,連老太爺都不能幸免。獨獨對自己更加好了,雖說這倒不是什么壞事,可還是忍不住去想二姐在那邊受了什么苦才變成現在這樣。

    好日子里,每個人臉上都堆滿了笑容,梁恬的那一點點憂愁也消失的無影無蹤,心里快活,手里的酒也快活,難免多喝了幾杯。

    等到晚間席散了,梁恬腦袋還是暈暈的,辭了懷安,自顧自要回浣花園的屋子里歇息,后面也只跟著方勇一人。

    “今天你開心嗎?”走在前面搖頭晃腦的梁恬突然問了一句。

    后面的方勇,把燈籠往前面推了推,恭敬的說道,“我的心情與姑娘一樣?!?br/>
    “我耽誤你喝酒,你怨我嗎?”又是沒頭腦的

    方勇惶恐,“哪兒的話,三姑娘真是喝多了,待會兒喝些解酒茶再睡,不然明天該頭痛了?!?br/>
    “那如果我不愿意做梁家的棋子了,你會怨我阻了你前程嗎?”

    燈籠打在梁恬身上,黑暗中的方勇喜怒并不清晰,“三姑娘覺得高興的事,我也高興?!?br/>
    夜間,街上的行人并不算多,大多急沖沖的趕著路,梁恬與方勇一前一后,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快到萬香樓時,正有一輛熟悉的馬車在那兒停著。方勇注意到后,立馬拉著梁恬走得更快些。

    不想,沒走出許久,那車卻追了上來。

    車剛停,一個黑影竄了下來,過來拉住梁恬,一股撲面而來的酒味,刺的那黑影倒退了些,原是喝醉了。那拉著手的人這時卻不知道該不該放了,只瞪著車上的阿武,彷佛在說,“讓你亂說話?!?br/>
    梁恬本來頭暈暈的,又被方勇拉著走,頭更暈了,停下來時,卻發現前面多了一個人,是那個東家,便笑嘻嘻的說道,“方勇,你可真會變戲法,真把這人給我變過來了?!闭f著又要去摸思明的臉,“像真的一樣,不過這肯定是假的,要是真人,早生氣了?!闭f著又回過頭對方勇說道,“他可受不了這么大的酒氣,你不知道,之前他手上沾了點臟東西,都立馬去洗掉?!?br/>
    可真的思明站在前面窘迫極了,想要立馬甩開這人的手,卻又怕她摔著傷了自己,不料這人打了個嗝,又說了起來,“但是我喜歡,他這人啊面上冷冷的,心里也是冷冷的,可我不知道怎么了,見到他就特別開心?!?br/>
    聽到這里,方勇松了手,僅僅將手中的燈籠握緊了。

    思明哪里聽過這么直白的情話,還正在馬路上,立馬拉著梁恬要走,早點將她送到浣花園里,也該消停了。

    醉了的人卻沒有這么多的顧及,被人拉著走也不惱,還在一直回過頭與方勇說,“你說我是不是傻,非得去喜歡這么一個人,明明知道他心里有別人,卻還趕著趟兒湊熱鬧?!倍嘧吡藥撞铰?,胃里確實有些受不了。

    方勇是最先注意到的,也不由得在后面說了一句,“王公子,你慢點兒,三姑娘經不住這么顛簸?!?br/>
    梁恬聽到這話卻起勁了,說道,“你還騙我,不過是真的就好了,他好歹還惦記著我?!闭f著又笑了,專心跟著前面這人走了。

    走過幾條街后,思明終于將梁恬送到了浣花園門口,守著園子的婆子見姑娘醉成這樣,趕忙兒過來接著,伺候梳洗。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财神捕鱼送88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