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獵魔之最終圣戰 > 第一卷·暗影崛起 第二十八章:霧之都(二)暗臨

第一卷·暗影崛起 第二十八章:霧之都(二)暗臨

 熱門推薦: 我是至尊、 一品道門、 全職法師、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極道天魔、 元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138832.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泰晤士河面,下午14:50

    駁船靜靜地在河面上平穩地行駛著,尼古拉斯甚至已經開始發出響亮的鼾聲,雷文也覺得自己的眼皮直打顫,但他還是打了兩個哈欠保持著警惕。

    像是碰撞到什么似的,船身驟然劇烈地搖晃起來,船身的晃動將尼古拉斯和雷文從昏昏欲睡中驚醒,待到晃動終于結束時,船就像是被卡住了一樣在河面上一動不動。

    原本待在船艙中的船工趕忙跑了出來,他忙迭不已地向兩人道歉:“實在是太抱歉了,可能是船槳絞上了水草,我去處理一下就可以繼續開船了?!?br/>
    雷文沖他擺了擺手:“沒關系的,反正也不耽誤我們什么時間,你現在就去修理吧?!?br/>
    船工感激地點頭,然后快步走到了船尾檢查船槳的情況?!罢媸瞧婀职?!”他喃喃自語?!翱雌饋硪膊幌袷潜皇裁礀|西絞住了,為什么突然就會停下了呢?”

    他這樣邊想邊向前探身準備進一步檢查,可就在他看向水面的那一刻,他卻尖叫著跌倒在地。在水中赫然浮現的是一張半透明的人臉,那張人臉剛剛還沖他咧開嘴笑了一下。他在這條河上已經生活了快20年了,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讓人驚駭的場景。

    “發生了什么?”聽到了動靜的雷文和尼古拉斯趕忙向船尾跑去,但他們抬腳踩下去時觸碰到的卻不是堅固的甲板,而是一灘水面。

    “船漏水了嗎?”尼古拉斯沖著船工喊道,“不然甲板上怎么會滲這么多水?”

    “冷靜下來,尼古拉斯?!崩孜拿嫔氐卣f?!按]有漏水,我們遭到襲擊了?!?br/>
    就像是應證他說的話一樣,甲板上的水迅速地凝結成型,最后形成了一個半透明的人形體?!昂苋菀拙椭杏嬃藛?,我還以為你們會有多聰明呢?!比诵误w用尖細的嗓音說。

    船工看著面前發生的一切,他的大腦早就已經停止了運轉,腎上腺素的刺激讓他大喊大叫,惹得襲擊者向他投去厭煩的目光。

    “真是太吵了!”他的身體逐漸從半透明變成了原來身著黑袍的形態,他慢慢地走向大呼小叫船工,伸出一只手在他的臉上拍了兩下?!澳銓嵲谑翘珶┤肆?,我只好請你乖乖閉嘴了?!?br/>
    他的話剛說完,船工的身體就猛地膨脹起來,連身體上的每一道脈絡都看得清清楚楚。他痛苦地尖叫著,卻沒有辦法阻止身體的變化。他的身體脹大到讓人難以想象的巨大,最后就像是打氣達到頂點的氣球一樣炸裂。

    鮮血像溫熱的雨一樣撒向甲板各處,尼古拉斯和雷文的身上也濺滿了血液以至于將他們周身全部染紅。

    男人伸出一根沾著血液手指放在嘴里嘗了一下:“雖說他吵得要死,但是血嘗起來味道還不錯?!?br/>
    他看向還沒有從剛剛的驚恐中緩過神來的兩人咬了咬手指:“不過我也真是失禮呢,居然還沒有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約爾迪·費隆,不過念起來未免也太麻煩了,所以你們也可以叫我5號,其他的你們就不需要知道太多了。你們只需要記住我是來殺你們的就好了,好好享受這個過程吧?!?br/>
    攝政街,溫莎服裝店,下午14:55

    “你覺得這件怎么樣?”若葉朝著愁眉苦臉的雷克斯問。

    雷克斯現在感覺自己就像一根不會說話的苦瓜,有苦難言。但是他又不能不說話:“我覺得挺好看的,你要是想買的話就買下來吧?!?br/>
    “真是的,你今天怎么回事???”若葉嘟著嘴說?!案杏X你今天好像特別的心不在焉?!?br/>
    難道你還能指望我怎么樣嗎?雷克斯感覺自己的心里有一頭惡龍在咆哮,我的姑奶奶,我三個月的工資沒了,要是我真的全心全意去看的話,我早該被送到醫院搶救了。

    “不過既然你也沒說不給我買,那我就再買一件好了?!?br/>
    我的心好痛,雷克斯捂著胸口好像承受著千噸巨擊,下次我一定得帶一瓶速效救心丸,不然我一定撐不住。

    他勉強提起精神提著大包小包跟在若葉身后,但他剛邁出一步卻突然感覺周圍很不對勁。這種感覺是什么?他在心里默默想著,何等緊迫的壓迫感,剛剛一直都在想著錢包,所以好像忽視了敵人發動襲擊的可能,難道說?

    “快趴下若葉!”他的瞳孔猛的收緊,然后大喊一聲扔掉手中的包袱沖向若葉。

    幾乎就在同一時刻,天花板被巨大的力量擊穿,大量的混凝土夾雜的煙塵墜落下來。好在雷克斯眼疾手快,迅速地將若葉抱在懷中在地上滾動著躲過了落石的襲擊。

    他們兩人灰頭土臉的抬起頭了,而在還未散盡煙塵中一個人影卻隱隱約約的顯現出來。

    “反應能力還不錯?!迸苏f著?!熬尤辉谇рx一發之際躲開了我的攻擊,看起來還有些本事?!?br/>
    雷克斯摸了一把沾滿灰塵的臉:“沒想到你們居然真的動手了,是準備將我們所有人全部抹殺嗎?”

    身著黑袍的女人從煙塵中走出:“現在問這些還有什么意義呢,我和你們本來就無冤無仇,一切都是上面的意思,為了黑暗的正義,只好請你們作為犧牲者吧?!?br/>
    國王大道,馬蒂咖啡館,下午14:59

    “卡布奇諾真是我喝過最帶勁的咖啡?!毙柕拿媲岸阎奈鍌€杯子,“尤其是加糖之后, 味道簡直是最棒的?!?br/>
    “你喝個東西就不能端正一點嗎?”葉想一臉嫌棄地說,“別人續杯最多就續一杯,你倒好一續杯就叫服務員給你續個四五杯,你是沒喝過東西嗎?”

    肖爾毫不在意的攤了攤手:“沒辦法,好喝的東西就多喝點嗎,再說難得來這里喝最正宗的,更主要的是續杯還不用花錢,不喝白不喝對不對?”

    “要是每個人都像你要喝下去,我敢保證不出一個星期這家店就破產了?!?br/>
    “放心,這可是百年老店怎么可能會破產?”肖爾邊說邊抬手招呼服務員?!胺丈?,我還要再續一杯?!?br/>
    “好的,先生?!迸丈€是保持著禮貌的微笑。

    正當她走向吧臺時,咖啡館的門被人輕輕地推開,服務生感情走向門邊問候:“歡迎您的光臨,先生?!?br/>
    戴著兜帽的男人并沒有搭理她,反而是直接找到了一個位置坐下。女服務生感覺到了一絲尷尬,但是她還是趕緊笑臉迎上:“請問您需要喝些什么呢?”

    男人豎起了一根手指:“給我一杯意式濃縮咖啡就好,記住不要加糖?!?br/>
    “好的,請稍等一會兒?!狈丈@才好像是如釋重負一般地離開。

    “居然有人喝意式濃縮咖啡不加糖?!毙栒{侃著對葉想說,“那玩意兒苦的要死,他該怎么喝下去?”

    葉想略帶謹慎地回頭看了一眼:“誰知道呢?有的人就是喜歡吃苦,苦澀的咖啡也是別有一番風味的?!?br/>
    正說話時,肖爾的續杯已經來了,他感激地沖著服務生點頭:“真是太感謝了,要是像你這樣的美女能在我們那工作就好了?!?br/>
    金發服務生不好意思地笑了,她微微鞠了一躬,然后又手托著托盤上摩卡走到了剛進門的男人的座位邊。

    “您的意式濃縮咖啡已經好了,請慢用?!?br/>
    男人也不搭話,只是端起咖啡輕輕地抿了一口,然后他皺了皺眉頭:“這杯意式濃縮咖啡可一點都不苦??!”

    服各生的笑容明顯僵住了:“先生,本店的摩卡一直都是最正宗的意式濃縮咖啡,更何況連一點糖精都沒有加,怎么可能不苦呢?”

    “我說不苦他就是不苦啊?!蹦腥朔畔铝吮訉⑺频揭慌??!凹热荒銈兲柗Q是老字號,那么你們多多少少也應該知道要以顧客為上帝吧?!?br/>
    “如果您堅持認為這杯咖啡有問題,那么我現在就可以給你換?!狈丈匀槐3种┑舻奈⑿?。

    “那么就麻煩你了,小姑娘?!蹦腥苏f。

    “真是個討人厭的家伙?!毙柨粗甲呙β档呐丈f,“我怎么覺得那家伙就是來找茬的,居然欺負一個小姑娘,又不是因為有限制,我早就揍他一頓了?!?br/>
    “那家伙看起來不是什么善薦?!比~想用手指輕輕地敲著桌子說?!靶⌒囊稽c,他看起了越來越可疑了?!?br/>
    服務生已經重新給男人端上了一杯咖啡,男人還是連看都沒看她一眼直接端起杯子抿了一口,他輕蔑地哼了一聲然后慢慢地放下杯子:“還是一點苦味都沒有,難道你們的百年老店不過只是虛有其名,徒有其表嗎?”

    服務生此時也終于忍無可忍了:“先生,您的這杯咖啡再端來前,有至少好幾位咖啡師嘗過,他們一直認為這已經夠苦了,您現在這樣究竟是為什么呢?”

    男人站起身,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不夠苦就是不夠苦,我說這杯咖啡不苦,那它就是不苦?!?br/>
    “但是您——”

    服務生剛想爭辯,男人的手就一下捏住了她的臉,她奮力想要掙脫,但那只手就像是鉗子一樣無法掙脫開。

    葉想和肖爾此時也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喂,你這混蛋,快放開他?!毙栍檬种钢腥藚柭暫鹊??!拔覀兌疾幌胍锹闊?,但是你欺負一個小姑娘未免也太無恥了吧?!比~想也顯得十分氣憤。

    “哦,大英雄們出場了呀!”男人邊說邊放開了服務生,“我還以為你們準備當一輩子縮頭烏龜呢,看來還稍微有點勇氣,肖爾隊長,葉想副隊長?!?br/>
    “果然是這樣嗎?”葉想聽到男人叫出他們的名字并沒有感覺太過驚訝?!拔以缇陀X得你太可疑了,你果然是狂獵派來的殺手嗎?”

    “既然大家都知道彼此是誰,那廢話就不用多說了吧?!蹦腥苏f,“我的名字是格倫·布朗,是要送你們上路的男人,好好記住這個名字,然后安心地去迎接死亡吧?!?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财神捕鱼送88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