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三國小霸王 > 第852章 大婦難為

第852章 大婦難為

 熱門推薦: 贅婿、 漢鄉、 神醫凰后、 帶著倉庫到大明、 冠絕新漢朝、 至高使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138832.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袁權吁了一口氣,輕輕拍著胸口,豐腴白晳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捌桨簿秃?,平安就好。雖然遲了些,總算生下來了?!?br/>
    袁衡彎著腦袋,瞪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似笑非笑的盯著袁權。袁權白了她一眼,嗔道:“姊姊在你心里就這么小門戶?”

    袁衡咯咯笑道:“誰敢說我袁氏小門戶?我只是覺得奇怪,沒想到姊姊會這么高興,倒像是你自己生了兒子一般。姊姊,你說,再過幾個月,你是生個兒子,還是生個女兒?”

    “這個是我能說了算的嗎?”

    “我就說你希望是什么?!?br/>
    袁權歪著頭想了想?!芭畠喊?,有了兒子,再有個女兒,也就算平衡了?!彼竽笤獾男∧??!拔疑裁床⒉恢匾?,重要的是你快點長大,將來成了親,生個嫡子,繼承夫君的門戶?!?br/>
    袁衡嘻嘻地笑道:“我還小呢。等我生了孩子,你的孩子怕是要開蒙了。姊姊,如果你生的是兒子,最好像夫君。如果你生的是女兒,最好像你?!?br/>
    “看你都說些什么廢話,我和夫君生的孩子,當然男的像他,女的像我?!?br/>
    “這可不一定,孫匡就不像鎮東將軍,尚香也不像她姊姊,想來和她生母也是不像的?!?br/>
    袁權忍俊不禁,覺得袁衡說得也有道理。孫尚香雖是女兒身,性格卻和孫策一模一樣,行為舉止也學孫策,最喜歡舞刀弄劍,除了學射就沒有安靜的時候。孫匡雖是個男孩,偏偏文靜,不太喜歡武事。

    一個婢女從外面跑了進來,報告了捷報到達平輿的好消息。得知孫策已經拿下了會稽,袁權卻不怎么高興,摸著袁衡的頭發,一聲嘆息。袁衡抱著袁權的手臂,輕輕地搖了搖頭,嘟起了嘴,央求道:“姊姊,我不去行不行?我不想離開你?!?br/>
    “說什么傻話?!痹瑱噜恋溃骸胺蚓孟聲?,以后就要以吳會為根基,你是他的嫡妻,怎么能留在這里陪我。豫州地勢平坦,沒有足夠的地利可守,遲早會成為戰場,我們都要去,只是早一些遲一些而已?!?br/>
    “可是我想陪著姊姊。你馬上就要生孩子了,我不想讓你一個人?!?br/>
    “我怎么會是一個人?”袁權橫了袁衡一眼,伸手點點她的鼻子?!芭]抄寫十倍,不準有一字訛誤?!?br/>
    “不要啊……”袁衡雙手捂臉?!版㈡?,我錯了,你別罰我抄書行不行?我都倒背如流了,還要抄嗎?”

    “你是倒背如流了,但你沒往心里去。阿衡,病從口入,禍從口出。你身份特殊,豈能信口妄言?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若是有心人再從中添枝加葉,就不知道會變成什么樣子了。你如果不知道該怎么說,就干脆不要說。老子云:多言數窮,不如守中。這一點,你要向阿耀學學?!?br/>
    袁衡撅著嘴,神情沮喪。袁權看了,心中不忍,把后面的話咽了回去。袁衡偷偷地看著袁權,豎起小手?!版㈡?,要不……五遍?”

    袁權瞅瞅她,一言不發。袁衡扁扁嘴,起身默默地走到一旁,攤開紙,握起筆,寫起女誡來。她已經背得透熟,根本不需要看原文,而且一筆一畫一絲不茍,字跡娟秀。

    “鄙人愚暗,受性不敏,蒙先君之余寵……”

    袁權走了過來,歪坐在一邊,看著袁衡寫了幾行字,又說道:“阿衡,夫君戰捷,尹姁生子,雙喜臨門,你寫封家書吧?,F在姊姊還能指點你,等你到了會稽,你就只能靠自己了。大婦難為,不能有一絲疏忽,否則不是被人看輕,就是得罪了人而不自知?!?br/>
    袁衡應了一聲,新過一張新紙,略作思索,洋洋灑灑地寫了起來。

    袁權歪著頭看著,嘴角挑起淺淺的弧。

    ——

    孫堅居中而坐,張昭坐在他的左邊首席,一人獨占一席。秦松與弘咨并席而坐。黃蓋、韓當坐在對面。他們剛剛收到孫策的捷報,得知孫策已經掌握了吳會,心情都很愉快。孫翊、孫匡坐在孫堅身后,一左一右,一動一靜。

    孫堅掩飾不住喜悅,眉宇間滿是得意。短短的幾個月時間,孫策就拿下揚州江南四郡中的三郡,成績喜人。尹姁誕下一子,他有了長孫,比起當初他得孫策時還早了兩年,眼看著孫家前景喜人,人丁興旺,他沒法不高興。

    與此相比,袁紹揮師南下的威脅都沒那么危險了。

    孫堅看向張昭,盡可能讓自己顯得平靜些。張昭心情也不錯,但他臉上看不到笑容?!案?,袁紹大兵壓境,梁沛危急,我打算沿著睢水走一遭,看看形勢。這糧草和軍餉的事,就要拜托府君了?!?br/>
    張昭撫著胡須,還沒說話便是一聲輕嘆。孫堅一聽,眉梢便不由自主的挑了挑。根據他和張昭相處的經驗,這一聲輕嘆后面通常就是連篇累牘的進諫。他倒不是反對張昭提意見——他很尊重張昭的意見,幾乎算得上從諫如流——他不喜歡的是張昭提意見的方式。什么話不能好好說,非要搞一大堆子曰詩云?

    “魏文侯問政于李悝,國何以亡?李悝對曰:數戰數勝。數戰數勝何以亡國?曰:數戰則民疲;數勝則主驕。以驕主治疲民,此其所以亡也?!?br/>
    張昭說得很慢,說完后,靜靜地看著孫堅。孫堅眨了眨眼睛,點點頭,表示自己聽懂了。雖然不知道這故事出自哪兒,但他覺得這道理是對的。作戰要消耗大量錢糧,打贏了也不一定就能得利,當然打輸了更不行。

    “府君的意思是慎戰,對吧?”

    張昭點點頭,難得的露出一絲微笑?!熬钏陨跏??!?br/>
    孫堅忍不住笑出聲來。能得到張昭的夸獎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過他只笑了兩聲就收了起來,解釋道:“府君所言,我非常贊同。我此次巡邊,只是查看防務,并無作戰之意。如果袁譚不越境攻擊,我是不會主動挑事的。天下易動難安,揚州、荊州都還有戰事,豫州保持穩定很重要,能不交戰是最好的?!?br/>
    張昭再次點頭?!熬钅苓@么想,那是百姓之福。依我之見,諸郡國皆有駐軍,事情若緊急,還有屯田兵可用,君侯不必帶太多人馬,這樣也能減少一些沿線郡縣的供應負擔?!?br/>
    孫堅沒吭聲,目光轉向秦松。秦松輕聲笑道:“府君用心良苦,松佩服之極。不過人馬還是要帶的,所謂上兵伐謀,若欲不戰,最好的辦法莫過于讓對方覺得無可乘之機,不敢起覬覦之心,此乃孝武皇帝六十萬邊軍巡邊……”

    沒等秦松說完,張昭就沉下了臉?!拔谋?,身為謀士,豈可陷主君于不義之地?!?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财神捕鱼送88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