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夢若棲齋 > 一.海棠殤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138832.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    市郊有一家古色古香的門樓,叫棲夢齋,賣的是一些在市面上已經買不到的珍貴稀少的書。稱其為古籍也不為過。

    卓季霆也算是這兒的熟客了。這里安靜,人也不多,不吵不鬧,十分合他心意。

    但不知為什么,這幾天卻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卓季霆抬起頭,英俊的面容上閃過一絲疑惑。推了推眼鏡,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四周,鼻翼翕動,突然微微瞇起眼來。

    “卓先生,您有什么事嗎?“不遠處正在整理書架的年輕老板突然回頭,聲音溫和親切。

    “嗯?!白考决畔率掷锏臅?,沉吟片刻,眼里閃過莫名的光,不太確定的問:“老板,你們店里是點了什么香嗎?淡淡的,很好聞。嗯,讓人覺得很舒服?!?br/>
    “香?“年輕的老板把最后一本書放進書架,然后順著梯子下來。似乎有些不解“店里可從來都不點什么熏香的。難道是書香?“

    “是海棠的花香?!叭彳浨逖诺穆曇敉蝗粡纳砗髠鱽?。

    說話間,一個身著月白色對襟唐裝下搭白色紡裙,約摸十八、九歲面容淡雅秀麗,長發及腰的女孩兒從里間走出來。

    “你是?“卓季霆微微皺起眉,眼底有些疑惑。

    “她叫筱筱,是這家店原來的老板的妹妹?!巴瑯由碇蒲b的年輕老板不知什么時候走了過來,眉頭微挑,漂亮的丹鳳眼里染著些許笑意。

    “應該是院子里的那棵海棠樹開花了吧?!?br/>
    不過那棵樹……好像還從沒開過花呀?呵。

    “海棠?“卓季霆頓了頓,“據我所知,海棠花應該沒有香味?!?br/>
    雖然這么說著,但他心頭卻突然猛的一跳,似有什么從心間劃過。

    “嗯。對啊?!绑泱阌靡浑p圓圓的大眼睛緊緊盯著卓季霆,輕輕頷首“海棠的確沒有花香?!?br/>
    “但是?!绑泱阖啃绷搜圩考决?,哂笑道“她不過是在等一個人而已。時候到了,以后自然也就不會再有海棠香了?!?br/>
    “什么?“筱筱的話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

    “阿淵?!绑泱銢]有理會他,只是輕輕喚了聲老板的名字。柔柔的聲線,輕輕淺淺。

    “啊呀,我知道嘛?!袄习逭A苏Q?,遞過來一本封面有些殘缺的書,笑容有些蠱惑“卓先生,這是送給您的書。作為是對本店熟客的回饋?!?br/>
    “那么,歡迎下次光臨?!?br/>
    卓季霆接過那本書,直到離開時,都還有些迷茫疑惑。

    “嘖嘖,筱筱,這次又要被你記下名冊的是誰???“老板手指摩挲著下巴,笑的有些不懷好意。

    筱筱垂下眼,自動無視老板,轉身走進里間。

    老板看著筱筱離去的背影,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然后就去干自己的活兒。

    晚上,卓季霆坐在書房里眉峰輕皺,手里的書來回翻了不下十遍。但是,他可以確定,這壓根就是本無字天書!書里別說是字了,哪怕是個標點符號都找不到。

    嘆了口氣,他摘下眼鏡,用手指揉了揉太陽穴。

    他實在是想不明白那個老板為什么要送自己這么一本書。

    省錢?盜版?還是只是想戲弄自己?

    他不知道,但是他打算過幾天就把書還回去。不過一本空書罷了。

    已入四月季,天氣如往常一般,春風送暖,漫木紛飛。崇綺樓庭院中成片的海棠花爭相綻放,妖嬈艷麗,動人非凡。

    高高的閣樓上,一素衣男子斜靠著軟榻,定神凝望著庭院中盛開的海棠花,一臉若有所思。

    未冠起的長發隨意披散著,三千青絲烏黑如墨。出塵絕艷的容貌,就算不言語間也是絕佳。便只是那般定定坐著就仿佛是幅潑墨的畫卷,襯著山水無光天地失色。

    “郎主?!皨蓩扇崛岬穆曇?,婉約鶯嚀般,說不出的悅耳動聽。

    男子驀然回首,閃爍的目光微頓,然后迅速暗淡無波。

    “呵,綠珠啊?!?br/>
    綠珠如往常一樣,梳著驚鵠髻,眉間修以蓮花額妝,玉簪斜墜,妝容精致,華貴艷美。上好的絹羅緞織裁作的淡青色綢裙,映襯著她的剪水雙瞳,眼波顧盼流動之間,嬌媚異常。

    “見到妾,郎主似乎很失望?!?br/>
    男子瞧了綠珠半晌,兀自笑出聲“你倒是膽子大的很,對自家主子這般回話?!?br/>
    “就不怕我殺了你?“

    “郎主,妾知道您不會?!熬G珠看向他時滿目柔情,輕笑著搖了搖頭“妾眼中看到的郎主和世人所說的不太一樣?!?br/>
    “……不一樣?“

    “呵,世人皆知我——石崇乃功臣之子,富可敵國。封安陽鄉侯,官至南中郎將,任荊州刺史,卻奸臣禍亂,暴虐酷吏?!笆邕有Τ雎?,眼底掩著些許無奈。

    “綠珠,世人眼中的我真真是可憎可恨啊?!?br/>
    綠珠看著面前的男人,眼里藏著愛慕纏綿,但更多的卻是心疼。有那么一瞬間她似乎又看到了那個站在開滿海棠花樹下一身孤兀瀟寂的男子。

    那句似情人般的低語,纏綿悱惻?!叭耆裟芟?,當以金屋貯汝?!澳侨说谋砬槭撬龔奈匆娺^的蒼涼無奈,讓人心疼的緊。

    亦如現在。

    公元前290年晉武帝崩,太子司馬衷繼位稱帝,改元永熙。

    次年,賈后偽詔殺皇太后,廢其位,并殺太宰司馬亮。掌權攝政,點撥外戚。

    不管外面如何動蕩,金谷園一如當初,奢華艷美,幽靜絕倫。

    “季倫?!澳凶与h秀如天人般的面容波瀾不驚,清俊的雙目也似是平淡無波,但仔細瞧去,卻不免發現眸中有淺淺悲傷轉瞬即逝。

    “賈氏外戚,禍亂朝野,為首以惡。你當真要為虎作倀?“

    石崇斜斜的靠在檀木椅中,一身錦緞綢絡華貴不凡??聪蝻B時,眉目輕佻,說不出的慵懶散漫。

    “延祖?!?br/>
    “長淵雖為外戚,但這天兒啊,恐是要變了。一日君,一日臣,司馬氏族沒落是遲早的事,你怎就如此愚忠?“

    “君為君,臣為臣。賈氏為人臣,卻心懷不軌,當視為亂臣賊子?!帮B眉峰微皺,“也罷,此后我為臣你為賊,刀劍相戈,定不手軟?!?br/>
    石崇終是看著嵇紹拂袖而去,笑容輕佻,眸中卻一片沉寂。

    一日君,一日臣。

    嵇紹啊嵇紹,你以為誰逃的掉?

    公元前297年,石崇出任征虜將軍,幾經生死,終平息匈奴叛亂。聽聞他在凱旋回京的第一天還未洗去滿身污塵血跡便直奔金谷園中,在那尚未開花的海棠樹下站立良久。

    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公元前299年,賈后廢太子,殺之。引朝綱上下不滿。八王順勢而起,廢殺賈后,朝綱動蕩,八王之亂初始。

    “綠珠,如今趙王掌政,我已朝不保夕,只怕是連累了你?!巴侵?,早已換上素袍的石崇看了眼被官兵團團圍住的庭院,不由心中苦澀。

    “這些年來,辛苦你了……只如今我也老了啊?!?br/>
    “郎主,自您救下妾,妾便做好生死相

    隨的打算。但愿君不嫌妾?!?br/>
    石崇看著淚眼婆娑卻仍不減風姿綽約的女子,不覺笑出聲來,然后顧自端起茶盞,輕輕抿了一口,雖滿面滄桑,卻俊郎不減當年。

    “孫秀,你可看到了?便是如此,綠珠也不會隨你而去啊!“說著他站起身向樓下走去,盡管知道終究一死,他的步履卻依舊優雅從容,不疾不徐?!熬G珠,我如今是為了你而獲罪啊。但我自知負你,如今尚可抵過……只可惜了這滿園的海棠?!?br/>
    他微微側首,含笑看著庭院里的海棠。

    “……我知道那一眼已是緣盡,實不敢再奢求過多。足以,足以?!?br/>
    如今我已然是老了,只怕你還是那般模樣吧。只待我死后,這滿園的海棠該如何?你,又該如何?

    “郎主!“身后的可人嚶嚶細泣,眸中有細碎的心痛“妾知道,您對妾無意,您心悅之人妾實不敢攀比。妾也知道,恐是妾的聲音像極了那位女子?!?br/>
    “但妾能伴您左右已很滿足了。心悅與君,妾愿以死報之?!?br/>
    她知道的,那個人愛著的人。便是永生不見,卻也執著著,如同飛蛾撲火般,最終自取滅亡。

    郎主——

    妾,可不可以,以妻的身份喚您一次郎君呢?

    說罷,這個絕色佳人便一躍而起,從亭樓上跳下去,一代佳人香消玉損。

    公元前300年,石崇斬于東市。那日,金谷園中成片的海棠瞬間枯萎,紛紛掉落,凄美絕艷。

    風中似是誰的嘆息。

    ……郎君。

    “以妾之夢,換君所愿?!?br/>
    “善?!?br/>
    “嘖嘖。原來那石崇愛慕的人竟是海棠花妖啊?!澳贻p的老板合上手中的書,嘖嘖稱奇,挑了挑眉,忽然笑道“想必那花妖也是愛極了石崇,才甘愿以夢換其所愿吧?!?br/>
    “只是不知,那石崇所愿為何啊?筱筱?!?br/>
    “……讓司馬氏,衷,活著?!绑泱忝蛄嗣蜃?,淡淡的說。

    就讓妾代郎,愿司馬氏,衷,活著。

    善。

    公元前307年,晉惠帝司馬衷斃。

    而洛陽城外,一輛驢車帶著世人認為已斃的皇帝駛向遠方。

    君本忠良,卻怕是再也洗不去這一身污名。

    季倫,愧之,愧之??!

    彼時,卓季霆站在棲夢齋的院子里,看著那棵盛開的海棠樹,目光悱惻繾眷。

    他感覺自己好像做了個夢,夢里的一切都很熟悉,鮮明且痛,可夢醒了卻什么也不記得了。

    那本原本空無一字的書卻寫滿了字,而書中的一切都熟悉的讓他有那么一瞬間覺得這是他曾經所經歷的。

    但,這怎么可能呢?

    書中所載為西晉石崇,所講事跡卻又和他所知道的歷史不甚相同。但他又的確覺得莫名的熟悉,似乎歷史就本該如此。

    似有風來,帶起陣陣芳香。

    卓季霆心臟猛的一跳,著了魔般的,伸手輕輕撫摸著樹桿。

    “……芙,蘿?“

    喃喃的細語,熟悉而心痛。明明是從未聽過的名字卻像是早已刻在心中,默默念了無數遍一樣。

    話音剛落,頃刻之間,海棠花紛紛枯萎凋落。無盡凄美。

    風中又是誰在喚誰?

    郎君……

    一瞬間,淚,猝然劃落。

    四月季天,滿園海棠,妖艷絕美。石崇亦如往常一般前去園中賞花,今日只因公事繁忙,只得晚了些時辰。

    走入園中,卻遠遠聽得歌舞聲聲,好不熱鬧。

    待近些,只見一群織錦綢絡,頭梳飛仙髻的女子手持不同樂器。中間一同梳飛天髻的女子淡眉如秋水,玉肌浮清風。輕舞盈袖,裊娜若柳??侦`妙動的嗓音,猶如山澗潺潺的流水,叮咚清透。

    這樣的嗓音,只怕是一曲都足以令無數人沉醉其中,無法自拔。娉婷渺渺間,輕盈嫻靜;恍若立足云端,淺笑妍兮。一舞一動,只見裙幅褶褶如霽月光華流動輕瀉于地,挽迤三尺有余。

    那時那景,只一眼,便是沉淪。

    筱筱手里拿著鋼筆,垂眸半晌,然后緩緩在空白的紙上寫下芙蘿兩個字。

    終合上書。

    每一本書中都有一個故事,那些故事是每個人的夢還愿所成。

    一書還一夢。

    一夢還一愿。

    “……海棠又怎會有香呢?那不過是她耗盡最后的生命燃出的散魂香罷了?!?br/>
    而此后,世間再無花妖芙蘿。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财神捕鱼送88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