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夢若棲齋 > 三.吳王恪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138832.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    “筱筱?!皽貪櫟恼Z氣帶著些無奈。

    筱筱手里拿著一本書,聽到老板的聲音,微微抬起頭,齊齊的劉海下,一雙圓圓的大眼睛只輕輕瞥了他一眼,然后又若無其事地將視線落回到書上。

    “真不知道你這個性子是怎么交上朋友的?!袄习鍩o奈的掃了眼無視他的筱筱,對坐在她身旁穿著校服的女孩兒笑了笑:“沐蓁?“

    沐蓁抬頭看向老板,一頭烏黑的長發隨意撒在肩上,映襯著皮膚越發白皙,長長的睫毛下,一雙眼眸水盈盈的閃亮,小臉兒上還帶著點兒可愛的嬰兒肥。到的確是好看的緊。

    “嗯,是我。哈哈,你是筱筱的哥哥嗎?“沐蓁抓了抓頭發不好意思的笑著道:“你們家基因可真強大,長得都那么好看?!?br/>
    似是想不到她會這么說,老板愣了一下,然后噗嗤笑出聲來“哈!筱筱到是有個哥哥沒錯,可那不是我哦?!罢f著,他偷偷瞥了眼筱筱,繼續說道“不過她們家基因是挺強大的?!?br/>
    就是這個性子有點讓人著急。

    “來來來,給我說說你們是怎么認識的?“

    老板沖沐蓁眨了眨眼,笑容帶了些蠱惑,連帶著那溫潤的聲音都微微透著一絲醉人的醺意?!绑泱憧蓮膩聿粠笥鸦貋??!?br/>
    “你還是第一個呢?!?br/>
    “???“沐蓁陷進那蠱惑的笑容中,濕漉漉的大眼睛直直的望著老板,一時沒反應過來。

    “??!哦、哦。其實也沒什么啦?!般遢杩戳丝匆恢睕]有說話的筱筱不由彎了彎眉眼“如果真要說些什么的話,大概就是是筱筱救了我?!?br/>
    帶給我救贖。

    “然后我們就認識了。嗯,雖然大多數時候都是我在自言自語。但是我真的很開心,能認識筱筱?!?br/>
    我很開心。

    老板微微瞇起眼,看著笑的一臉燦爛的沐蓁,突然掀起唇角。

    救?呵,筱筱竟會有救人的時候?

    “說出來,可能沒有誰會相信?!?br/>
    那個時候,那個人……

    一個月前,沐蓁從孤兒院回家的路上,同班級的幾個女生把她堵到巷子里,對她極盡嘲諷。

    就因為她是個孤兒,是個沒人要的臭蟲!

    可是她有什么錯?而她喜歡一個人又有什么錯呢?

    沒有人要的孩子就該被人瞧不起嗎?

    沒有人要的孩子就不配有自己喜歡的人嗎?

    為什么?

    “喂!“筱筱依然是一身唐裝上衣下搭紡紗長裙,靜靜地坐在樹蔭下的草地上,膝蓋上放著本書,聽到沐蓁的哭泣聲,眼睛都沒動,淡然道:“你吵到我了?!?br/>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般遢杳偷奶ь^,眼眶紅紅的?!拔也恢肋@里有人?!?br/>
    沐蓁看著面前絲毫沒有理會她的女孩兒,背靠著樹,雙手環住膝蓋,把臉埋在雙臂里。

    爸爸媽媽為什么不要我了呢?

    我真的不想當孤兒啊!不想再被人罵是臭蟲啊!

    我真的……真的好喜歡……李恪??!

    突然,筱筱挑了挑眉,從地上站起來,視線從書本落在沐蓁身上。

    “你是個孤兒?“

    沐蓁猛的抬起頭,身體幾乎是不受控制的抖了抖:“是、是的?!?br/>
    大概,又要被討厭了吧?

    “嗯?!绑泱阃崃送犷^,仔細打量了沐蓁半天,然后微微蹙眉。

    “你叫……沐蓁?“

    沐蓁微微低下頭,怯怯的回應了聲。

    筱筱目光緊緊盯了她半晌,忽然開口,淡淡的語氣似乎有些嘲諷:“執迷不悟?!?br/>
    “???“

    “我送你一場夢怎么樣?“

    “???夢?“沐蓁呆呆地看著面無表情的女孩,有些不明所以。

    “噥,這本書送給你?!绑泱惆咽掷锬潜静恢缽哪哪贸鰜淼臅f到沐蓁面前?!艾F在它是你的了?!?br/>
    沐蓁愣愣的把書接過去,然后愣愣的點了點頭。

    直到筱筱走遠后,她才后知后覺地反應過來。

    夢?和書有什么關系嗎?

    不對啊……

    “三郎,怎么了?“說話的女子梳著高貴的雙刀髻,芙蓉面含春,裊娜身姿,一身繁華錦絡,笑起來自成一股魅惑天然。

    被喚的男子一臉沉靜,清俊雋永的面容清清冷冷,身著月牙衣袍,繡著墨竹,僅衣袖處金線縫著精致的繁花。

    如墨的青絲被玉冠高高豎起,白衣潔凈,瓊樹玉芝,氣韻高潔,如詩似畫。

    “蓁娘?!袄钽】粗鴭扇岬钠拮?,深邃的眸中閃過一絲柔光。

    “宮里來信兒,汝南薨了?!?br/>
    “汝南公主?“聞言,蓁娘愣了一下,想起那個嬌嬌諾諾的女子,不由嘆了口氣。

    活在后宮那樣的泥潭虎穴中,到底還是她的不幸吧。

    “趁著這陣子父皇無暇顧及,高陽那丫頭,又開始在外面胡鬧?!袄钽∮⒚嘉Ⅴ?,帶著絲絲疲憊“現在朝中也不安生啊?!?br/>
    “……三郎,總會好的?!?br/>
    好?怎么會好?朝中的明爭暗斗,早已是深陷泥潭。

    不僅是皇子們有所動靜,就連一些公主都開始暗中籌謀。

    你我都心知肚明——

    沒有人會放過我們??!

    公元637年,李恪改封吳王,任命為都督復五州諸軍事安州刺史。同年末,因諫官彈劾,被罷官削職。

    “蓁娘,這些年辛苦你了?!?br/>
    李恪看了眼素手煮茶的女子,笑了笑,抬眸遠望,看著那飛舞的梨花,然后緩緩垂眸,聲音低沉卻攝人心魄“長孫無忌……恐怕已是等不及了啊?!?br/>
    “閣老?“蓁娘睫毛輕顫,斟出兩盞茶,奉了一杯給李恪。

    “不錯?!八领o的眸中似乎含著柔柔的笑意,從她手中接過茶盞,輕輕抿了一口?!八饺绽锏绞亲钜姴粦T我的?!?br/>
    怕是躲不過啊。

    “蓁娘?!袄钽】粗?,臉色難得的有些凝重“怕死嗎?“

    聞言,蓁娘愣了一下,忽而掀唇輕笑,眼底閃著堅定的光芒“三郎,我不怕的!“

    李恪定定的看著她,半晌搖了搖頭,笑而不語。

    可,我怎么舍得呢?

    公元643年,太子謀反事敗,太宗廢其太子之位。同年,七月,長樂公主突然病逝。太宗痛哭流涕,罷朝多日。

    “三郎?!拜枘镬o坐在李恪面前,笑容溫柔繾卷“我只是個孤女……是長孫閣老好心把我帶回府中。你知道的,他與我的養育之恩我不得不報?!?br/>
    她輕喃著,半闔上眼眸,“我一直都在你的吃食里放了毒藥,雖不至死,但會慢慢拖垮你的身體,麻痹你的意識。它只會讓你生不如死!“

    “……三郎?!翱粗樕祥W過一絲詫異的李恪,她莞爾輕笑“閣老對我下的最后一個命令是——殺死你?!?br/>
    “蓁娘?!袄钽∩铄涞捻油蛩?,目光一如既往,深情不變“……我知道,我從一開始就知道?!?br/>
    但如果是你,又有何不可呢?

    蓁娘微怔,繼而兀自笑出聲來?!昂?,你竟然都知道!你怎么……“

    怎么那么傻呢?

    “三郎……“蓁娘笑著雙眸水光瀲滟,嘴角溢出血來,嚶嚀道:“我,舍不得啊?!?br/>
    李恪臉色驟變,猛的沖過去一把抱住蓁娘。

    “蓁娘,你為何——“

    蓁娘低聲一笑,又是一口血吐出“三郎,你知道的,不這么做,只怕你我二人都活不了?!?br/>
    “我讓人傳太醫!來人!來人——“

    “三郎!“蓁娘抓住他的手,輕輕地搖了搖頭。

    “我不想再錯下去了?!八萌ゴ浇堑难獫n,眸中深情可見,艱難道“所以,那杯毒酒,我自己喝下了?!?br/>
    李恪忽然笑了,只是雙眸里滿滿都是恐懼:“蓁娘,你不會有事的!我不會讓你死的!“

    我還在,你又怎么能死呢?

    淚,突然就落了下來。

    李恪緊緊抱住氣若游絲的女子,讓她倚靠在自己身上。

    “三郎?!八?,想抹去李恪臉上的淚,卻在望著沾滿自己鮮血的手時苦笑一聲:“我忘了,你是那么愛干凈的人?!?br/>
    “抱歉,被我弄臟了?!?br/>
    李恪緊緊抱著她,囁嚅著想說些什么,卻發現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只眼里一片模糊。

    “……長樂公主看到了,閣老密謀陷害太子謀反?!?br/>
    她斂眸,無聲啟唇“閣老,殺死了她?!?br/>
    但,我也是兇手啊。

    那么單純善良的女子,我害了她啊。

    “蓁娘!“李恪雙眼猩紅,聲音嘶啞“這些我都不想管了。我只知道,我喜歡你!我喜歡你??!你怎么能……“

    怎么忍心拋下我一個人呢?

    “謝謝你?!陛枘锫H上眼眸,輕輕一笑?!啊皇?,下輩子,希望我們永遠不會再遇見了“

    謝謝你能喜歡這樣的我。

    “還有、咳咳……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

    貞觀十七年,安州楊刺史養女,吳王妃楊氏薨,腹中已有胎兒,不足月余。

    一尸兩命。

    公元649年,唐太宗因病,駕崩于終南山翠微宮中的含風殿。同年,太子李治繼位,改元永徽。

    “郎君,歇會兒吧?!耙幻妓菩略?、眸如秋水的女子走到他身側,想要替他收起書案上的折子,動作細看之下卻尚有些生硬。

    “咳咳……蓁娘?!袄钽『鋈惶ы? 扣住她欲拿走折子的手腕。

    深邃眸光悄然一黯,卻又漾起淺淺笑容, “蕭美娘啊,你不是她?!?br/>
    “……你大可不必學她的?!?br/>
    一顰一笑,十足十的像。但,你終不是她啊。

    “呵……“聞言,蕭美娘苦笑著看著李恪,眸中水光瀲滟,“郎君,為何不肯將就一下呢?“

    “姐姐她已經去了!她再也不會回來了??!郎君!“

    “孤知道?!袄钽⌒α诵?,眼里溫柔繾卷“蕭美娘,你知道嗎?只有她在孤身邊的時候,孤才是活著的?!?br/>
    “如今,今上不容孤,那朝中臣子也不容孤?!?br/>
    “孤就要去見蓁娘了。但是——你要好好活著?!八患膊恍靽诟乐?,眼里也帶了層笑意。

    “郎君!“蕭美娘紅著眼眶看著他,痛聲道:“您是要拋下妾嗎?“

    “蕭美娘?!袄钽∫廊豢粗巴醺€要靠你?!?br/>
    聞言,蕭美娘愣了片刻。

    “郎君,妾,明白了?!笆捗滥锔┦坠蛟诶钽∶媲?,眸中帶淚。

    只在她面前的時候您才不會自稱孤,郎君,您是愛極了姐姐吧?

    公元653年,李恪因牽扯高陽公主與其夫婿房遺愛謀反案,被撤職關押。于二月初,縊死于長安宮禁之內。

    “……你可還有心愿?“

    “長孫無忌害死了大哥,害死了長樂,更害死了孤的妻兒?!?br/>
    孤只愿其族滅!

    ……可。

    “哦?筱筱真送了你一場夢?“老板有些不敢相信。

    “嗯?!般遢柘肓讼肴缓簏c頭確定的說“我好像是做了個夢,但是我一醒又什么都想不起來了?!?br/>
    “不過,那應該是個很美的夢?!?br/>
    很美,就是莫名的有點想哭。

    “沐蓁?!耙慌缘捏泱阃蝗环畔聲?,面無表情的看著她“你是個孤兒,但你現在還會怕嗎?“

    沐蓁愣了一下,然后咧嘴一笑“不怕!“

    以后也不會怕了。

    “蓁娘,你是孤女,但也是我的王妃,有我在,你還會怕嗎?“

    “不怕?!?br/>
    明明是笑著,淚,卻怎么也止不住。

    似乎忘記了什么?

    忘記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

    我……想不起來了。

    “你這么做好嗎?“送走了沐蓁,老板有些擔憂的看著筱筱。

    “他們本已緣盡……“老板皺了皺眉:“筱筱,你這是在逆天改命!“

    “嗯?!绑泱懵朴频膶懴吕钽蓚€字,然后抬頭“阿淵,你知道嗎,當初蓁娘的死是因,如今便是果?!?br/>
    “所以,逆天不在我?!?br/>
    “你有想過為什么會有這一世嗎?“

    終日面對緋紅的彼岸花,一直在這里徘徊。

    等了有多久了呢?嗯……等?我在等誰呢?哦……好像是一個很重要的人。

    她,好像不見了。

    但是……我還不能走,我要等她……

    “……你可愿與我交換?“

    “只要能再看她一眼,我便是知足的?!?br/>
    “……我可許你一世緣淺。只一眼,便是魂飛魄散,再無輪回……你,可愿意?“

    “哪怕是一眼,我也甘愿?!?br/>
    ……如你所愿。

    “你是說他用魂飛魄散作為代價換來這一世的一眼?“老板一臉詫異。

    “嗯?!绑泱愫仙鲜种械拿麅圆?,低垂下眼瞼“不過……現在是真的緣盡了?!?br/>
    但,這么做值得嗎?

    她實在想不明白。

    “哎!同學!你知道圖書館怎么走嗎?“

    “??!哦,你一直往前走然后右轉彎就是了?!?br/>
    “哦!謝謝啊。哦,對了,我叫李恪。你呢?“

    “不客氣,哦,我叫沐蓁?!?br/>
    “那我先走嘍?!?br/>
    “嗯,謝謝你了沐蓁同學?!?br/>
    ……沐蓁。

    蓁娘。

    那人看著她漸漸走遠,突然笑了起來。

    再見到你,真好。

    以后,真的不會再遇見了啊。

    仿佛有所感應般,已經走遠的沐蓁突然回頭,那個問路的男同學已經不見了。

    不知道為什么,她突然有點想哭。

    那個人叫什么名字呢?怎么突然就想不起來了呢?

    淚,無聲的落下。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财神捕鱼送88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