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夢若棲齋 > 四.帝王念珠

四.帝王念珠

 熱門推薦: 我是至尊、 一品道門、 全職法師、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極道天魔、 元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138832.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    全新的一天,天才朦朦亮,大街上人還不是很多。

    靜靜地倚藏在市郊的書店已經開門迎客了。

    一身西裝革履的年輕男人緩緩掐滅手里的煙,長長的嘆了口氣。

    他在車里坐了一個晚上。

    那家書店只靜靜地在那里,古色古香的建筑,也沒有其它多余的裝飾,卻自成一股歲月悠長的氣息。

    那個男人微微瞇眼看了一會兒,想了想爺爺的囑托,然后打開車門 向那家店走過去。

    這已經是他能找到的最后一家書店了。

    “歡迎光臨?!?br/>
    如目的是一個紫銅浮雕屏風。年輕的老板,依然是黑色的繡花唐裝上衣,站在屏風的左邊,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拔沂沁@家書店的老板,請隨便看看?!?br/>
    似乎早就知道他會進來一樣,站在這里等著他。只說完后,轉身往里走。

    等他?

    年輕男突然人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嚇了一跳,繼而笑著搖了搖頭。

    這怎么可能呢?

    年輕男子走到一個書架前,只掃了一眼就愣住了。

    這些書,看起來都不是很新,有些甚至殘缺不全,仿佛被人翻看了無數次一樣,經過歲月的沉淀,透露出一股古樸的氣息。只一眼就讓人不由相信,這才是真正的古籍!

    這些書……

    眼角余光中,一本書靜靜地放在哪里。

    《秘唐宗卷》!

    眼里的狂喜難以掩飾,這本秘史在市場上幾乎已經絕跡,他以為不可能再找到,卻沒想到竟在這里找到了!

    小心翼翼的拿起這本書,走到木質的柜臺前。

    “老板!這本書多少錢?“

    老板抬頭掃了眼一臉激動的男人,挑了挑眉“嗯——您?“

    “我姓唐?!澳贻p男人注意到老板的目光,突然醒悟過來。

    姓唐啊……

    “哦,唐先生?!袄习逍ζ饋?,聲音依然溫和不變“請問這本書是您自己要買還是?“

    “哦。這本書是替爺爺買的?!跋肫鹛稍卺t院里那個固執的老爺子,他笑的有些無奈“這本書他也是著了很久了!“

    一旁的老板挑了挑眉,想起筱筱的話,輕輕的說:“抱歉,這本書不賣?!?br/>
    看到唐先生瞬間失望的神色,他再次笑起來“但是你可以租借。錢嘛,一天五元,您可以還書的那天再付?!?br/>
    就這樣?

    唐先生愣了一下。

    這么草率?難道就不怕有人不還書?

    “哦,還有?!袄习宀恢獜哪哪贸鲆槐緵]有名字的書,和那本《秘唐宗卷》放在一起?!斑@本書,是送的。嗯,從給唐老先生?!?br/>
    當唐先生把那兩本書拿給爺爺的時候,那個固執的老爺子渾濁的眼里迸發出激動的光芒。那插滿針管,枯樹似的手小心翼翼地撫摸著那本書,忍不住的顫抖。

    他不知道爺爺為什么要那么執著的找到那本書,也不會知道。

    “殿下!殿下!“

    東宮中,一群丫鬟侍衛都一臉著急的到處找著小皇長孫。

    “喂!他們找你呢?!皨蓩芍Z諾的聲音,到是好聽。

    “孤不出去?!?br/>
    李淳明明是個三四歲的孩子,卻跟小大人一樣,一張臉蛋兒板的十分嚴肅,目中卻隱隱帶著淚光?!鞍⒏缚偸且倚┛瘫〉睦衔虂?,孤不想出去?!?br/>
    “你是皇太孫,將來是要當皇帝的。更何況太子殿下也是為了你好?!?br/>
    “你別忘了,你每次一個人的時候,遇到個什么意外可都是我給你擋的災!你看看我這珠子都快碎了!“

    不過是故意夸大其詞罷了,李淳卻是當真的。

    畢竟還是個孩子。

    “哪里碎了?孤瞧瞧?!袄畲俱读算?,然后有些著急的把左手腕上的那串念珠拿下來,胖乎乎的小手翻來覆去的仔細檢查了個遍。

    這串念珠,由十八顆龍眼菩提串成,是李淳的母親從一位高僧手中求來的。

    李淳第一次發現這串念珠可以說話是在他前一段時間大病初愈之后。

    那時,他倒是真真嚇了一跳。

    “阿純?!袄畲究粗瞧渲幸活w念珠上細小的裂痕,眼眶突的就紅了“你、你可還好?“

    “都怪我!也不知你疼不疼?“

    “哎哎!你倒是別哭啊!“

    得,這急得,連孤都不叫直接叫我了。

    “殿下,你忘了,我可是占染了靈氣的菩提子。我呀,活的可比你還要長呢!這么點小小的裂痕根本不算什么?!澳菋蓩芍Z諾的聲音似乎帶著笑意“以后你還可以把我傳給子孫后代,哪怕過個千萬年,我都沒事?!?br/>
    “不要!“李淳白嫩的小臉皺了皺,“你是孤的。也只能是孤一個人的!“

    “嗯,好吧。我是你的,那等你以后死了,我給你陪葬好了吧?“

    “……嗯,阿純不許騙我?!?br/>
    ……阿純?好土的名字。

    “……好,不騙你?!?br/>
    公元793年,廣陵王李淳奉旨成婚,迎娶尚父郭子儀的孫女、駙馬爺郭曖的女兒為王妃。

    李淳接到圣旨的那日,王府內的梨花正被斜風細雨吹打得簌簌而落。

    李淳坐在石階上,任憑飄灑雨絲打濕一頭墨發。

    “阿純,孤要成親了?!?br/>
    李淳擰了擰濕了衣袖里的水,抬起手腕看著那串念珠苦笑道:“郭家的嫡小姐,按輩分算來那可是我的姑姑啊!“

    “殿下……“

    如今這個明眸皓月,眉眼清俊的男子,再也不是當初那個只會哭哭啼啼的小鬼頭了,他究竟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已經長這么大了呢?

    “阿純,你希望孤娶她嗎?“

    希望……嗎?

    “……我、我當然希望殿下能早日成親啊?!?br/>
    “殿下將來是要做皇帝的,有個嫡妻,將來后宮也好有個皇后啊?!?br/>
    “皇后……”李淳眸色漸深,抿著嘴不再說話,抬起手,雨水修長的指尖下順滑出一隙銀絲。

    “殿下,你不高興嗎?“

    高興?

    “那阿純,你呢?“他垂眸反問道。

    你可高興?

    “我……“

    嬌嬌諾諾的聲音突然斷了,李淳微微側首,可是卻再無聲音。

    半晌,他抬眸眺望遠處,輕輕嘆息。

    王妃郭氏嫁入王府,甚得嬌寵,只余兩年便誕下麟兒李恒。

    公元805年,李淳被立為皇太子,同年八月,于宣正殿繼位登基,改名淳為純。封太子妃郭氏為貴妃,后宮佳麗三千,卻無一人被立為皇后。

    已入夜,大殿外灰蒙蒙一片。

    長生殿中,在泛著青光的油燈映照下,李純略顯蒼白的面容愈發精致,手中一卷奏折,每看一眼眉間便多添一抹清愁。

    “陛下,夜深了,該歇息了?!吧韨鹊氖虖目戳搜蹪u深天色,小聲提了一句。

    “小德子?!袄罴儞]了揮手“你先下去吧,朕想一個人待會兒?!?br/>
    “是?!罢f著伏地拜了一拜,然后彎著腰倒退出去。

    “阿純,所有人都說朕是個賢明的君主?!袄罴冇媚粗笢厝岬哪﹃钪?,低聲呢喃:“但朕……不是啊?!?br/>
    “怎么會呢?“

    “陛下你平息了很多叛亂呢?!?br/>
    李純只細細的摩挲著那串念珠,沒有說話。

    “……這個,是朕三歲被人投毒,你為了救朕留下的?!?br/>
    “這個,是當初朕吵著要騎馬,從馬背上摔下來,你為了救朕留下的?!?br/>
    “這個,是朕十一歲那年剛封王,被刺客刺傷,你為了救朕留下的?!?br/>
    “……還有這個,是朕帶兵平息叛亂被人偷襲,又是你救了朕?!?br/>
    “還有……“

    “阿純?!皳崦钪樯霞毿〉牧押?,李純冷清的面孔染上一層溫和的笑意,忽而又輕輕嘆了口氣“整整十八顆菩提子,如今只剩下一顆是完好的?!?br/>
    “朕……也想保護你啊?!?br/>
    公元818年,唐憲宗信仙好佛,欲求得長生不老藥,下詔征求天下方士。

    刑部侍郎韓愈力爭上疏,懇切諍諫。李純怒極,欲對其處以極刑,賢相裴度的人上表勸之,才將其貶為潮州刺史。

    次年,李純開始服用丹藥,性情急變,暴躁易怒,肆意誅殺左右宦官,百官終日慌慌。

    公元820年,李純于大明宮的中和殿駕崩。終其一生,從未立后。

    而其左手上,從未摘下的那串念珠,不知所蹤。

    市中心那家最好的醫院里,唐老爺子的病床邊,圍滿了親人。

    聽醫生說,老爺子是昨天晚上走的,他應該是做了個好夢,臉上帶著安詳的笑容。

    而那串老爺子從不肯離手的佛珠,其中一顆菩提子上悄然出現一絲裂痕,紅繩突然斷開,珠子落在地上的聲音在安靜的病房里顯得極大。

    下一秒,傳來老爺子的兒女們崩潰的哭聲。

    老板收到唐先生寄回的那本《秘唐宗卷》的時候,已經是唐老爺子葬禮過后的第三天了。

    老板看著筱筱一筆一劃的寫下阿純兩個字時,還是忍不住問了句:“筱筱,那串念珠向你許的什么愿???“

    “愿?“筱筱落下最后一筆,抬頭看著一臉好奇的老板。

    那個啊……

    那日,中和殿里,李純只著一身黃色里衣,背靠著書案,胸口插著一把短刃。

    那串從未摘下的念珠,被靜靜地放在一邊。

    他說:“……阿純,不要、再救朕了?!?br/>
    朕一直想,只要朕能長生不老就可以了,但朕錯了,錯的離譜啊。

    他笑了,嘴角淌著黑色的血液。

    朕知道,你若再有一顆菩提碎開,就會永遠離開朕……我不想啊。

    “阿純,我……好想看看你啊……“

    阿純拼了命的相救他,可念珠一但離手,她也無可奈何。

    她只能看著這個陪伴了自己無數個歲月的君王,漸漸死去。

    看著那人閉上眼睛,靜靜地坐在那里,心里突然覺得空蕩蕩的。

    菩提子……也有心嗎?

    你可有何心愿?

    心愿?我想,陪著他,生生世世。

    哪怕永遠不能化作人形?

    是!

    可。

    ……你的夢,我收下了。

    一道響亮的哭聲劃破夜晚的寧靜,男人一臉激動的抱著小小的嬰兒,從口袋里掏出一串剛求來的佛珠小心翼翼的戴在孩子的左手腕上。

    那串佛珠隱隱散發出一股香味,如果仔細一看,就會發現那整整十八顆菩提子,每顆上面都有一絲極其細小的裂痕。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财神捕鱼送88彩金 线上赌钱官网微信 新疆新乐彩11选5下载 七乐彩11码万能组合 北斗导航股票 河北快三精准计划 安徽11选5基本走势图 五分赛车开奖记录结果 全国最知名的股票配资平台 3d试机号对应码图 网络彩票平台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