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夢若棲齋 > 五.畫僧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138832.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    “老板?!般遢柰低悼戳搜垠泱闶掷锬玫哪潜旧胶=?,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這本,突然有些好奇的問道:“那些妖怪是真的有嗎?“

    “妖?“從她們身旁走過的老板突然停下來,掃了眼那本山海經,習慣性的挑了挑眉,笑容有些神秘“它們可不是妖?!?br/>
    “況且妖這種事情……誰知道呢?!?br/>
    “???“沐蓁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說完就走的老板,轉頭問一旁的筱筱:“筱筱,老板說的話我怎么有點聽不懂???“

    “……沐蓁?!绑泱阋贿叿艘豁摃贿呎f“建國以后不許成精?!?br/>
    以前,可就不一定了。

    “哦!“聞言,沐蓁怔了一秒,然后恍然大悟“對奧?!?br/>
    “這么說世界上也不可能有妖怪之類的。哈哈?!?br/>
    “……但是?!般遢柰蝗恢棺⌒?,手指摩挲著書上麒麟這兩個字?!拔疫€是想相信它們是存在的?!?br/>
    筱筱翻書的動作一頓,想了想,合上書對她說“想知道麒麟的故事嗎?“

    “嗯?“沐蓁瞪大了雙眼,有些激動“筱筱你是在主動找我聊天嗎?天哪!“

    看了眼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在說什么的沐蓁,她突然覺得有些頭疼。

    “林教授,您要走了嗎?“老板的聲音突然傳來。

    “嗯,是呀?!耙粋€穿著運動衣,長著國字臉,皮膚黝黑的中年男人笑容爽朗道:“剛剛我一個學生來電換說有一個古物上的字需要我去幫忙翻譯一下?!?br/>
    “那么,歡迎下次光臨?!?br/>
    “哎!好?!?br/>
    “等等?!绑泱阕叩絻扇嗣媲?。

    “小丫頭,怎么了?“林教授看著面前的女孩,一臉疑惑。

    “這本書——“筱筱舉起手遞過來一本沒有名字的書“送給您?!?br/>
    “給我的?“林教授看了看筱筱,見她一臉認真,突然就笑了起來“哈哈!好!那我就收下了。謝謝啦,小丫頭?!?br/>
    “欸?筱筱,你送他的是什么書???“沐蓁走到她身后,一臉好奇地問:“是和我那個一樣的嗎?“

    “……算是吧?!绑泱愦鬼?,淡淡的回道。

    “想知道麒麟嗎?“

    “……不,確切的說是麒?!?br/>
    “老師,那副畫您收到了嗎?“

    “哎哎,收到了。你這臭小子一有這種是才知道想起我!嘿!“林教授回到家,把手里的書放到桌子上,然后戴上眼鏡,展開學生寄來的那副畫。

    “哎呀,老師,這么麻煩您是挺不好意思的。嗯回頭我來請客,讓老師您喝個夠。哈哈?!?br/>
    “對了,您放心,我絕對不會告訴師母的?!?br/>
    “哼!你個臭小子?!?br/>
    掛了電話,林教授才開始仔細的看著這幅畫。

    這是一幅山水墨畫,筆墨秀潤,嫻雅幽靜??磥響撌莻€大家之作。

    “繁花……落、落盡時?……枯、木亦……逢春?“

    哎,這上面的字怎么那么奇怪啊?

    字體也是從未見過的。

    不是篆文,不是宋體,不是金文……呃,就像完全沒有不懂的獸語?

    ……哎,不對不對!要是個獸語,我怎么能看懂。

    “嘿呀!瞧我這記性啊,還是不如年輕人嘍?!?br/>
    “嗯?!傲纸淌谝贿呑猿暗男α诵?,一邊繼續往下看。等看到最后的署名時,愣了一下。

    “……巨然?“

    話音剛落心臟處突然猛的一疼。

    “哎!“

    宣凈躲在書上,看到從下面走過的身披紫砂僧袍,眉清目秀的年輕和尚,偷偷叫住他“這位小師傅,你可有瞧見主張大師?“

    底下那人聽到聲音,抬起頭,瞥了眼身著青灰色僧袍的宣凈,雙手合十,淡然道“不曾?!?br/>
    “嘿!甚好!“

    宣凈從樹上一躍而下,他左右瞧了瞧確定沒有別人了,才放下心來?!鞍ミ?!我說你們這些和尚有什么好的,整天除了吃齋念佛就沒有別的事?!?br/>
    “還有這開元寺甚是簡陋??!主張那個老和尚還整天罰我抄經書!等我回去了,一定差人來拆了這個廟?!?br/>
    “阿彌陀佛?!澳贻p和尚看了眼一直抱怨個不停的宣凈,淡然一笑“你既已削發出家,便也是這寺中的弟子。塵緣已斷,莫再牽掛?!?br/>
    “切。阿翁差人綁著我來的,要不然我才不會待在這呢?!?br/>
    “種如是因,得如是果。你既已在這便是果,往事便是因?!?br/>
    “哼!“

    “宣凈!宣凈師弟,可找著你了,主張正找你呢!“遠遠的一個和宣凈一樣穿著青灰色僧袍的小僧一臉著急的跑過來。

    “咦?“

    “監院師叔?!翱吹叫麅羯砼缘纳?,他突然雙手合十,恭恭敬敬的行禮。

    “嗯?!氨O院和尚淡然自若,點了點頭,然后看也不看宣凈轉身離開。

    “哎!師兄,你說剛剛那個和尚是監院?“宣凈一臉震驚的看著遠去的背影,有點不敢相信。

    “不可無禮?!靶∩櫭伎粗麅簟澳鞘潜O院師叔,要恭恭敬敬才是。更何況,監院師叔還身兼翰林圖畫院里的院長一職。很得圣上器重呢!“

    “哦……“

    原來如此,呵。

    “走吧。哎,對了主張找我過去又有什么事兒???“

    “哦,好像是分配齋院?!?br/>
    “分配齋院?“

    “嗯。就是不知道你會被分在那個長老院下了?!?br/>
    哦,那沒事……

    “……君主的氣數已盡,國要亡了?!?br/>
    “這……您也沒有辦法了嗎?“

    “我?“

    “這是我選擇的君主,我除了盡量輔佐他做一個賢明的君主,沒有別的辦法?!?br/>
    “唉,因果輪回,天道使命。罷了罷了。這天下終究要一統啊?!?br/>
    命數嗎?

    呵……

    “嘿嘿。監院師父!“宣凈笑著走到打坐的監院和尚面前“主張說以后我就是你的弟子了?!?br/>
    “哎,雖然我不想當什么和尚吧,但跟著你要比跟著那些個老和尚強多了?!?br/>
    “畢竟你也算個官啊。哈哈哈?!?br/>
    “宣凈?!氨O院和尚眼都沒睜,淡淡道“坐下,早戒?!?br/>
    “哎哎!知道了?!?br/>
    要說這宣凈實在聒噪的緊,來了不過短短幾日,卻總是像有說不完的話一樣。甚至于被罰抄經書的時候都在說個不停。

    “監院師父,你看看這沒酒沒肉的,當個和尚怎恁的辛苦啊?“

    ……

    “監院師父,你看看,這經書你都讓我抄了幾百遍了,我都快吐了,下次能不能罰點別的哇?!?br/>
    ……

    “監院師父,你看你,長得儀表堂堂,怎的想不開就來當和尚了呢?“

    “你這皮相到是真真好看的緊。你若還俗,不知有多少娘子爭著要嫁給你吶?!?br/>
    ……

    “哎!監院師父……“

    這樣的日子不知過了多久,直到——

    “宣凈?!皬奈凑f過什么話的監院,看著面前的宣凈,突然叫了聲他的法號。

    “???監院師父,怎、怎么了?“宣凈愣了片刻,有些不解的看著一臉嚴肅的監院。

    “你可知道,你為何會被送來這里?“

    “呃!這,這,還不是因為我把太尉的孫子給打了,來這里躲禍呢?!?br/>
    “那是你表兄,他們自不會怪罪于你?!氨O院搖了搖頭,“他們是想給你條活路?!?br/>
    “什么意思?“

    “宣凈?!氨O院閉上眼,雙手合十,聲音平淡無奇“國無君主庇佑,巔亡是必然的?!?br/>
    “……“

    亡?怎么會呢?

    公元975年,北宋開寶八年趙滅南唐,后主被擄往汴京。

    開元寺監院隨后主來到開封,婉言謝絕宋皇的高官厚祿,居開寶寺中。

    “宣凈,你大可不必隨我來的?!氨O院把剛畫好的墨畫展開放到一邊?!爸灰阍敢?,你就可以繼續你家族往日的榮耀?!?br/>
    “那可不行,監院師父,我是你的弟子,當然要跟著你了!“

    “……我已不是監院,你便不要再喚了?!?br/>
    “嗯?不叫你監院師父那叫你什么?“

    ……

    “巨然,我的名字?!?br/>
    名字?不是法號——

    宣凈突然笑了起來“哎!巨然師父?!?br/>
    公元978年,七月七日,唐后主李煜死于汴京,追贈太師,追封吳王。

    是夜。巨然放下手中的經書,抬頭看了看窗外的月,突然站起身,向寺外走去。

    “巨然師父?!?br/>
    居然止步,看著面前皮膚黝黑的少年。

    “你……是不是要走了?“那雙生的極美的眼睛緊緊盯著他,似乎怕他下一秒就會不見了一樣。

    “宣凈?!熬奕豢粗?,面色不悲不喜“我的使命已經結束了?!?br/>
    “是嗎?“宣凈輕笑出聲,那雙漂亮的眼睛失了光彩,清晰地倒影出巨然清俊的面容?!盀槭裁础欢ㄒ吣??“

    “因為……“

    已經沒有時間了啊……

    他看著宣凈,突然頓住。

    兩人就這么看著對方,然后都不再開口說話。直到巨然先抬步離開。

    巨然終究還是走了,宣凈就那樣靜靜地站在那里,看著他漸漸走遠眼眶微微泛紅,那句“你還會回來嗎?“他始終不敢問出口。

    你不后悔嗎?

    后悔?……呵,這么多年了,你怎的也學會了世人的多愁善感了?

    喂!

    ……

    你,是不是就要死了?

    怎么?你想救我?

    ……總歸是陪了我上千年了,你要是死了,恐怕就再也不會有人像你一樣能陪我這么久了。

    ……我還是第一次見你話這么多呢。

    ……

    ……真的,如果用夢來換……你要嗎?

    ……我是麒,我的君主死了,我也活不了了。你是知道的。

    不過……我現在還不會死,我還有最后一個使命沒有完成。

    ……總有一天,你我還會見面的。

    “欸?“沐蓁一臉驚訝“你是說那個居然和尚是只麒?“

    筱筱從回憶中回過神兒來,然后點了點頭。

    “天哪!筱筱,這些你都是從哪知道的?簡直太神奇了!“

    “……故事而已,聽聽就好,不必當真?!袄习逍α诵?,若有所思地看了眼陷入沉思的筱筱。

    公元1015年,開寶寺的宣凈法師坐化。

    那個消失了幾十年的僧人——巨然,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

    遲暮之年的老人看著那一如從前的年輕面孔,渾濁的眼里閃過一絲驚訝,然后釋然一笑“原來如此……巨然師父,你是來見我最后一面的吧?“

    “緣來緣去。宣凈,如今,你我之間的塵緣已盡?!熬奕灰嗳缒菚r,不悲不喜的看著他。

    “呵。是啊……這么多年了,是該斷了……“

    只是,我真的很難受??!

    “巨然師父……你可不可以,喚一次我的名字?“宣凈看著他,眼里閃過淚花。

    巨然淡漠地看著他,看著他眼里的光芒漸漸黯淡,然后失望的閉上眼睛。

    ……謝彧。

    “老師!老師!“

    “嗯?怎么了?“

    林教授的得意弟子看著他一臉擔憂“你怎么了?怎么哭了?是發生什么事了嗎?“

    哭?

    林教授有些奇怪,抬手摸了摸臉,一片濕潤。

    怎么會哭呢?

    “哦,沒事。就是剛剛不小心瞇著眼了?!傲纸淌谝贿呎f著一邊把畫遞給學生?!敖o,上面的字我已經翻譯出來了,回去你自己看吧?!?br/>
    “哎哎!老師——“

    “去去去!你這臭小子,趕緊回去。省的老來煩我?!傲纸淌谠斞b生氣的樣子,硬是把那學生給趕走了。

    耳邊一下子清凈下來,他卻又突然有些不適應。

    ……巨然?唉,怎么好像在哪聽過啊?

    所以,你,要換嗎?

    要。

    ……可。

    送走了沐蓁,筱筱趴在柜臺前,在那本名冊簿上添上了麒的名字——謖。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财神捕鱼送88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