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夢若棲齋 > 六.麋鹿食夢

六.麋鹿食夢

 熱門推薦: 我是至尊、 一品道門、 全職法師、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極道天魔、 元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138832.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    筱筱捧著那本《蘭雪集》,已經在院子里坐了一上午了。

    自從她講完麒的故事后,就總會捧著一本書發呆,現在已經過去一周了,老板開始有些擔心她。

    “筱筱?!袄习灏咽掷锏囊晦麜诺降厣?,走到她身后?!澳阍谙胧裁茨??“

    筱筱抬頭看著面前老板笑了笑“阿淵?!?br/>
    “我……這樣做沒有錯,對吧?“

    “你是指夢?“聞言,老板有些好笑的挑了挑眉。

    “是不是又想起謖了?“

    “呵?!袄习蹇粗泱?,突然笑出聲來“筱筱,那時,你會難過嗎?“

    莫名其妙的一句話,但,老板卻問的認真。

    筱筱看著他,意料之中的搖了搖頭。

    “那如果,換成現在呢?“

    “你會難過嗎?“

    現在?會……嗎?

    沉默了良久,筱筱突然開口:“我不知道……但,我也許不會——“

    不會開心。

    “筱筱?!袄习蹇粗?,笑容溫和“你看這就是答案?!?br/>
    “生來除了親情就沒有其它感情的你,現在會笑,會因為一件事而不開心,會感動,會幫助別人。這樣——“

    “還不夠嗎?“

    “我,不知道該怎么做?!绑泱惆涯呛裰氐臅旁谝慌缘牡厣?,看著院子里那棵枯萎的海棠樹,“我奪走了很多人的夢,而沒有夢,那些人心中始終會有一片空白,永遠彌補不了,直到帶著遺憾進入輪回?!?br/>
    “……兄長對我說,這樣做很殘忍?!?br/>
    “筱筱,人都是自私的?!袄习咫S著她的目光也看向那棵樹“有貪,有欲,有癡念,也有妄想。而滿足這些是需要一些代價的。有時,正是你所說的殘忍成全了他們的所愿?!?br/>
    “沒有人會怪你的?!?br/>
    ……

    “那只麒應該陪伴過你很久吧?!?br/>
    不過,他已經作出了自己的選擇,你不是早就料到了嗎?

    就像你會為了我,一世又一世的找到我,陪著我老去,然后再等到下一世的我。那么執著,不也是你自己的選擇嗎?

    “筱筱,總有一天你自己會明白的?!?br/>
    或許,沐蓁這個女孩兒,會改變你也不一定呢。

    “好了,我要去把這些書去放好,我先進去了啊。哈哈?!袄习逡贿呎f著一邊彎腰抱起那一摞書,然后笑著離開。

    謖……在我還沒見到你之前,一定要活著啊。

    筱筱垂下眸子,長長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流光。

    公元1022年,宋真宗趙恒薨。

    傳聞有人曾見一全身赤色,頭生獨角,聲洪如雷的瑞獸徘徊于皇宮上空,久久離去。

    人人道是瑞獸降世,然宋趙氏日漸衰敗,內有奸臣賊子,外有蠻夷入侵。

    公元1127年,趙構匡復皇室,始建南宋。

    公元1187年,壽終正寢。只一子早夭,終其一生未再有子嗣。

    “你可還有心愿?“

    “愿?“

    “只愿我得以登基匡復皇室,沿襲子孫?!爸赡鄣穆曇?,不大,但是很堅定。

    “……用你的夢作為交換,你可愿?“

    “夢?難道——“

    ……

    “若能成為那人上人,給你又有何妨!“

    “可?!?br/>
    直到那日,看著那個在榻上掙扎的老人,看著他痛苦的咽下最后一口氣,看著一群人跪在榻前,假惺惺的大呼“官家!官家薨了!“

    有一人悄然離去。

    麒斷了宋的氣運,受到了天道的懲罰。而麋鹿沒有食下真宗的夢,平白償了他的愿,代替麒補上了宋未盡的氣運。

    麋鹿食夢,若是償了愿卻未食其夢,又會怎樣呢?

    “你是不是要死了?“

    俯首在地上的麒睜開眼,看著趴在冰窟外的有氣無力的麋鹿,答非所問:“怎么,你是做了什么孽,被反噬的連人形都支撐不住了嗎?“

    “嘖。我只是不想以人的身份站在這么丑的獸類面前?!?br/>
    麒用那金色的瞳孔看著她,然后收回目光,閉目假寐。

    “謖?!?br/>
    “是因為那個人嗎?“

    那個已經死了的和尚。

    麋鹿的瞳孔中反射出淡漠地光。

    她不明白,為什么還放不下呢?她走過了無數個朝代,歷經了無數個故事,看過太多的絕望和悲傷。

    但為什么他們都放不下呢?

    后來再去找麒的時候,他早已離開。

    看著空蕩蕩的地方,突然就想起那時,麒看著她,問:“那如果我死了,作為朋友的你,會難過嗎?“

    難過?

    “我不會?!?br/>
    因為,我根本就沒有那種感情。

    兩個人都看著對方,一個隨和,一個認真。

    后來麒又說了些什么她不記得了。

    但是,現在,又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吶。筱筱?!?br/>
    筱筱回頭,看到沐蓁從遠處向她跑來,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嘿嘿,老板跟我說你坐在這,還真是?!?br/>
    “不過,你真是啊,老是請假,怪不得我以前在學校里都沒有見過你呢!“

    “欸?你在看什么???“

    筱筱看著面前從剛開始就一直說個不停的女孩,突然笑出聲來,指了指院中的那棵海棠樹說:“嗯,沒什么,我在看那棵樹?!?br/>
    “樹?“

    “欸?還沒到秋天,那棵樹的葉子怎么就落光了???“

    “因為——“筱筱不自覺地瞇了瞇眼睛“那是一棵死樹?!?br/>
    “嘖嘖嘖?!般遢杩鋸埖氐纱笱劬粗?“筱筱,在自家住的院子里種棵死樹,估計也就你能這么干?!?br/>
    “她原本可以活的?!?br/>
    “但是——“筱筱突然話鋒一轉道:“沐蓁,你還記得嗎?我說送你一個夢?!?br/>
    “嗯?怎么了?“

    ……

    “我拿走了她的夢?!绑泱憧粗媲暗呐?,一臉認真“你知道嗎?能拿走別人的夢,以夢為食的?!?br/>
    “……麋、鹿?“

    筱筱瞳孔猛的收縮,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你知道?“

    “???那個???“沐蓁笑的有些不好意思“說出來可能沒有人會信,但是我知道。嗯……我也不知道是為什么,就好像我曾經見過一樣?!?br/>
    “你說,這是不是很神奇?哈哈。哎呦,反正說了也不會有人信啊?!?br/>
    “不!“筱筱恢復了往常的樣子,一臉淡漠,說話的語氣卻十分認真“我信?!?br/>
    麋鹿……我,就是啊。

    “雪蘭夢,鸚鵡冢,滿城紅葉誰人懂……“

    張玉娘站在窗前良久。

    “娘子怎的起來了,仔細涼著?!把诀咚鹋踔帨M來的時候看到站在窗前的女子,不由蹙眉嗔怪道。

    “您是在想那沈相公吧?“

    “霜娥,沈郎莫不是有什么事兒?“一聽這話,轉過身朝丫鬟走近幾步,清秀的小臉上布滿擔憂。

    “小娘子啊,你甭在這瞎緊張了?!八鸱鲋?,安慰道:“沈相公好著呢?!?br/>
    “如今那沈才子之名,在京城可是人盡皆知呢?!?br/>
    “唉?!?br/>
    “沈才子?!?br/>
    “沈才子?!?br/>
    “呦。你這小東西,盡會學舌?!八鹂粗贿h處籠子里的鸚鵡,不覺有些好笑。

    “哎呀,娘子快些趁熱喝了這湯藥吧?!?br/>
    “是是是?!?br/>
    張玉娘笑著看了眼面前的小丫頭,然后端起碗微皺著眉把那碗湯藥喝完。

    前幾日,她身子著了涼,約摸著有一段時間了,卻不知怎么的,就是好不了,整日里灌著些藥。

    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就好了??墒恰羌?,又能瞞多久呢?

    紙終究是包不住火啊。

    半個月后,當張玉娘聽到沈郎病入膏肓的消息后臉色瞬間慘白。

    她顫抖寫下一封書信,寄給沈佺。

    一句“妾不偶于君,愿以死同穴也?!安还庥帽M了她的力氣,也用盡了沈佺的生命。

    他拼了命的想要回到所愛之人的身邊,可是,他盡力了,也只是,盡力了……

    一人在等。

    一人在歸。

    可,未等人先至,亡耗先歸來。

    張玉娘等來的只是沈郎在歸途病逝的噩耗。

    素情無所著,怨逐雙飛鴻。

    張玉娘看著咱在面前的紫娥和霜娥兩個丫鬟,似笑似哭“……你們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不等兩人回答,她又垂下眸子,喃喃細語:“何苦瞞著我呢?“

    “……那是沈郎!那是我一直在等著的人啊?!?br/>
    兩人聽著,眼里的淚水啪嗒一聲落下。

    落在地上,卻砸在她們的心上。

    “娘子……“

    “你們?!皬堄衲锎驍嗨齻円f的話,搖了搖頭“你們先下去吧?!?br/>
    兩人互相看了眼對方,然后退出房間,守在門外。

    張玉娘低著頭,扯了扯嘴角,想笑,眼淚卻抑制不住的流下來。

    痛苦嗎?

    ……

    ……我可以幫你,幫你解脫。

    ……

    我,可以嗎?

    只要把你的夢交給我,我可以幫你實現一個愿望,一個你最想要的愿望。

    夢?只要給你就可以了嗎?

    ……

    我想要……

    可。

    公元1277年,張玉娘病逝。其父母隨愿將其和沈佺合葬于西郊楓林之地。其兩名侍女紫娥和霜娥還有鸚鵡皆悲切而亡,陪葬于左右。

    世人稱為“鸚鵡?!?。

    ……我想要嫁于沈郎。

    不要來生,只愿今世,一生一世一雙人。

    哪怕是場無望的夢?

    是!

    可。

    新婚之夜,紅燭帳暖,旖

    旎微醺的氣息淺淺流淌其中,滿心歡喜的等著那人來掀開她的紅蓋頭,她羞澀低頭,眸中水光瀲滟,而他則滿心歡喜……

    結為夫妻,恩愛兩不疑。

    ……沈郎。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财神捕鱼送88彩金 看贵州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用周易算彩票中了一等奖 贵州体彩11选5 theedef河北十一选五遗漏 重庆快乐十分彩票网 海南飞鱼彩票官网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互联网金融产品有哪些 怎样判断真钱假钱 广东11选5规则及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