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夢若棲齋 > 七.步步生蓮華

七.步步生蓮華

 熱門推薦: 我是至尊、 一品道門、 全職法師、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極道天魔、 元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138832.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    典雅復古的咖啡店里,一個身穿藍色長裙面容清秀的女孩坐在二樓靠窗的位置。淡黃色的燈光暈染在墻上,在浪漫的音樂陪襯下倒愈顯寧靜悠然。

    “打擾了,我可以坐在這里嗎?“

    “……嗯?!巴蝗怀霈F的聲音嚇了女孩一跳。她下意識的抬起頭,空洞的目光定格在某處,愣了一下才點了點頭。

    筱筱看了眼女孩空洞的瞳孔,輕輕坐下來。

    “你好,賀琀嬌小姐?!翱吹脚⒁荒樢苫蟮谋砬?,她平淡解釋道:“是莊默子那家伙介紹我來的?!?br/>
    “啊?!百R琀嬌抬手將耳邊的碎發順到耳后,莞爾一笑。

    “你是筱筱嗎?莊醫生經常提起你?!?br/>
    “明明也還是個學生卻能經營這一家那么神奇的書店,你真的很厲害呢?!罢孀屓恕w慕啊。

    筱筱看著面前還冒著熱氣的紅茶淡漠不語。

    “我一直很期待能和你見面,所以我現在真的很高興?!罢f著,她空洞的目光似乎也帶上淺淺的笑意“莊醫生應該都告訴你了,雖然我不知道為什么他那么確定你可以幫到我,但是我的身體我自己是最清楚的?!?br/>
    “這個?!绑泱阒混o靜地聽著,聽到最后一句話時將一本不知從哪里拿出來的書推到賀琀嬌面前?!敖o你?!?br/>
    嗯?

    這是……書?

    賀琀嬌摩挲著手里的書,表情有些驚愕,愣了片刻,突然有些生氣“請不要拿我開玩笑,你明知道我——“

    “不是拿你開玩笑?!绑泱銏A圓的眼睛里滿是漠然,清冷的聲音卻似乎能夠蠱惑人心“這原本就是你的東西?!?br/>
    賀琀嬌用空洞的眼神望著面前,再三確定了筱筱沒有在開玩笑或者愚弄她之后才無奈的笑道“不需要的,我看不到?!?br/>
    然而筱筱卻依然固執的要把這本書塞給賀琀嬌。

    “放在我這里夠久了,是時候還給你了?!?br/>
    你會需要它的。

    還給我?

    賀琀嬌有些不明所以,這明明是她們兩人的第一次見面。

    ……算了,就先放在我這里好了。她心里這么想著,便不再言語。

    “怎么樣?“咖啡店的門外一個長相普通身材高瘦的中年男人看到走出來的筱筱,便立刻走過去。

    筱筱目光直直的盯著一臉緊張的男人,片刻后淡淡的開口“你想好了?“

    答非所問的一句話,卻讓他瞬間松了一口氣。

    一旦開始便再也無法停止,他早就知道了的。

    “早在千年前你就知道的?!澳悄腥搜劾锼朴斜瘋婚W而過,笑的溫潤且無奈“早該這么做了?!?br/>
    這都是,我欠她的啊。

    “咦?“

    “你是何人?“

    柔柔的聲音傳來,那小小的一團猛的抬起頭,五官平平,只那雙眼睛生的極美。本是綢緞的衣服此時卻又臟又皺,頭發扎著髻,卻是用一跟打磨粗糙的玉器固定著。

    “可是誰家的小郎君,怎會在此?“

    說話的是個女娃,約摸十一二歲,雖年齡尚小姿容卻已傾城絕色,一雙滟滟的桃花眼里滿是驚詫。

    那縮成小小一團的小人,看著面前的女娃眼睛里射出一絲極淺的亮光。

    “吾,吾是隨國相大人來的……只,只是吾尚不熟悉這里……實不敢隨意走動,只好藏在此處?!?br/>
    “噗?!?br/>
    “喂,你這小郎君到有趣的緊?!澳桥扌α诵眯奶嵝阉斑@里的確不是隨意就能來的地方,還好是被我撞見了,若被別人發現了可是要掉腦袋的,趁著還沒人發現,你快些走吧?!?br/>
    聞言,那白玉娃娃往四周瞧了瞧確定了沒有別人才縮手縮腳的從假山的石洞里爬出來,低聲道:“此番還要多謝姑子,來日吾必厚報?!?br/>
    厚報?

    呵,他日能否再見還是個未知數呢。

    不過……

    “不若,日后小郎君可娶了我?唔,以此厚報?!?br/>
    聞言,那小團子到是直愣愣的盯著她,想了想,竟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善?!?br/>
    女娃看他呆呆的樣子,不禁有些好笑。

    “喂!“那女娃插著腰明明笑著,卻非要作出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來“小郎君可要記好了,我叫伏壽是侍中伏完的女兒。他日若還能相見可千萬別忘了自己未來妻子的名字啊?!?br/>
    伏壽……

    本是一句隨意的玩笑,卻不想被那人記在了心里。

    公元前195年,李傕殺樊稠而與郭汜在長安城中各自擁兵相攻。一時間,長安城死者萬數,幾乎變成一片廢墟。

    彼時漢室皇帝劉協穿著一身粗布衣服,,領口服帖,腰帶板正,發髻上插著一根枯枝——但便是落魄到這步田地,他仍是衣冠整齊,腰板挺直的坐著,稚嫩的臉上卻渾然一股久居上位者的不怒自威。

    “這幫鄙夫!當真以為我必死無疑嗎?”劉協聽著內臣的口中的消息,心里只覺悲憤交加,那本就平凡的面孔因為憤怒都變得有些扭曲。

    “君上!“

    “皇后?!皠f看著一旁的女子,勾了勾嘴角,面容略微柔和?!爸皇俏四??!?br/>
    經年歲月,曾經那小小的女童如今已出落的傾城絕色,便是那不合身的破舊衣裳也難掩藏她的光彩,貴為皇后的她更是平添了幾分端莊沉穩。

    眼角瞥見伏壽裙尾處那不知染過多少次鮮血,早已洗不掉的痕跡,心里一陣刺痛。

    “都怪我,是我沒用啊……你可后悔?“

    伏壽淺笑著搖了搖頭,看著劉協時目光柔和“君上,你怎么會這么想呢?!?br/>
    “當只怪在我們生在這亂世之中,我相信如果給您足夠的時間成長,假以時日您一定會成為一位賢明的君王?!?br/>
    “朕,一定會如你所愿?!?br/>
    朕會當一個賢明的君王,這是朕對你的承諾。

    公元前196年,袞州刺史曹操迎接劉協入駐洛陽,后威脅劉協遷都到許,改稱許都,時“挾天子以令諸侯“。

    “你是來敲打孤的?“伏壽一身櫻草色彩繡云紋雨絲月華裙,一邊逗弄著籠中的金絲雀一邊不甚在意的說著。

    長身鶴立的一個少年郎,五官平平,只那如墨般的眼緊緊的盯著面前的女子,神情到是一本正經“丞相的手段你是知道的?!?br/>
    頓了頓,他又加了句“我,我只是不想你有事?!?br/>
    “呵?!胺鼔劭戳怂谎?,眼里漏出一絲嘲諷“曹丞相的野心孤早就看的明明白白,少腐大人身為曹丞相的近臣當以他為主。孤和陛下不都被你們拿捏在手里,死,只不過是時間長短的問題罷了?!?br/>
    “我……“

    “你走吧,日后也不要再來了?!?br/>
    那少年郎看著她,半晌,嘆了口氣拜別而去。

    直至那少年郎的身影漸行漸遠,身后的伏壽才轉過頭呆呆的望著他,神情有片刻的恍惚。

    公元前200年,董承和獻帝密謀被曹操知曉,曹操大開殺戒,董氏滿門連同懷有身孕的董貴人無一幸免。

    皇后伏壽從內臣口中知曉這件事的時,拿著茶盞的手微微一顫,杯里的茶水頓時灑出大半杯,浸濕了衣袖。

    彼時,少腐站在閣樓上望向皇后的宮殿滿目愁容。

    公元前214年,伏皇后要求父親伏完誅殺曹操的密謀敗露,曹操要挾獻帝廢黜伏皇后。

    “皇后伏壽,由卑賤而得入宮,以至登上皇后尊位……懷抱妒害,包藏禍心,不可以奉承天命……“

    伏壽身著綰色暗綠水綢灑金五彩鳳凰紋云緞裙,妝容艷麗,腰桿挺直的跪在地上木然的聽著內臣宣讀著所謂的'旨意'。

    “君上,當真不能再救救我嗎?“

    劉協垂眸看著跪在地上的伏壽,眸中一痛。

    沉寂了片刻,緩緩移開目光,無奈的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我還能活到什么時候啊?!?br/>
    伏壽看著眼前這個一臉憔悴的男人,面容有些復雜。

    “如此,望陛下保重?!?br/>
    罷了,罷了,終究是命啊。

    少腐最后一次見到伏壽時她已被幽禁掖庭多日。

    “皇后娘娘長樂安康?!?br/>
    伏壽著一身素衣,轉身看著恭敬的跪在面前的男人,突然笑了笑“少腐大人到是有趣,想我貴為皇后時也不曾見你這么恭敬的對我行禮,如今我被廢了后位,下入掖庭你倒對我這般恭敬起來?!?br/>
    “不過,這般倒是讓我回憶起了許多過往的事情?!?br/>
    似是自言自語般,伏壽淺笑著眼睛

    卻漸漸有些濕潤,“記得幼年時,我曾遇到過一個小郎君,沉默寡言,還有些木訥呆愣,唔,就如同少腐大人一般。當時我還想著以后怕是再難相見,卻不想,我竟嫁給了他?!?br/>
    聞言,少腐身子猛的一僵。

    “……不,我原以為我是要嫁給了那個小郎君的……可是……“說著她閉了閉眼,想起那時阿父一臉的堅決,想起那人抓著自己的手時明明害怕且又緊張,偏偏還要一臉溫和的勸慰自己,說著一定會對自己好。

    “少腐……“伏壽看著他,目光有些凄然“你早知道的,為何不告訴我?當初……為何不來找我呢?“

    你,就是那人,對不對?可……

    “……我,我現是漢室的皇后,是皇帝的妻子!“

    伏壽隱忍住的眼淚終于掉下來,她微微垂下眼簾,抬起涂了丹蔻的手指輕輕拭去眼淚。

    “你說過的……“

    “我曾說過一定會厚報與你?!八D了頓,看向伏壽時,眼里閃過一抹痛意“是我食言了?!?br/>
    “我以為——“

    他話未說完,伏壽突然緊緊抱住了他。

    他身形一顫,驚詫不動。

    “如今,我兒已死,我還有什么可顧忌的呢?“

    “小郎君?!胺鼔鄹┥碓谒叺吐暤馈坝涀?,這是你欠我的?!?br/>
    “別忘了?!?br/>
    別忘了……我。

    說完,她用盡全力力氣把少腐推開,轉身時已一臉冰冷,語氣決絕“這掖庭不是少腐大人該來的地方,大人請回吧?!?br/>
    少腐目光沉沉的看著她,默了片刻深嘆了口氣,亦如當初般默然拜別離開。

    當晚,少腐聽到廢后伏壽暴斃掖庭的消息時,坐在書房里,愣了良久。

    終是我欠她的啊。

    “吾會幫汝達其所愿?!?br/>
    “……你可后悔?“

    “不?!?br/>
    我欠她的……

    賀琀嬌昏迷了三天,這三天里她總是昏昏沉沉的,似乎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醒了卻又什么都想不起來了。

    到是她原本被下了病危通知書的人,卻在昏睡了三天后完全恢復健康了,她原本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莊醫生,但是身邊的人卻都說不知道這個人。他就好像從未出現過一樣,除了賀琀嬌再也沒有人記得他。

    可,世上怎么會有人能消失的這般干干凈凈呢?

    “筱筱。老板右手撐著下巴看著筱筱一筆一劃的勾出那個名字,嘴角勾起一絲笑意“為什么不告訴賀小姐呢?“

    “畢竟,那般文采卓越的人漢史記載卻并無這個人?!?br/>
    “這是他自己的選擇,就連我也不能違背?!邦D了頓,筱筱淡然一笑“何況,他的每一世都要如此,我難道還要每一世都告訴那個人?“

    “她是個短命的,每一世注定早夭?!?br/>
    “嗯。所以,這就是我的愿?!?br/>
    愿——

    ……以我之魂滋養她的壽元,便是每一世都不會被歷史記載,永遠被世人遺棄我也甘之若飴。

    這便是我的愿望。

    ……善。

    筱筱合上書,而書里寫下的名字便是那永遠不可能存在于世間的——莊默子。

    伏壽隱忍住的眼淚終于掉下來,她微微垂下眼簾,抬起涂了丹蔻的手指輕輕拭去眼淚。

    “你說過的……“

    “我曾說過一定會厚報與你?!八D了頓,看向伏壽時,眼里閃過一抹痛意“是我食言了?!?br/>
    “我以為——“

    他話未說完,伏壽突然緊緊抱住了他。

    他身形一顫,驚詫不動。

    “如今,我兒已死,我還有什么可顧忌的呢?“

    “小郎君?!胺鼔鄹┥碓谒叺吐暤馈坝涀?,這是你欠我的?!?br/>
    “別忘了?!?br/>
    別忘了……我。

    說完,她用盡全力力氣把少腐推開,轉身時已一臉冰冷,語氣決絕“這掖庭不是少腐大人該來的地方,大人請回吧?!?br/>
    少腐目光沉沉的看著她,默了片刻深嘆了口氣,亦如當初般默然拜別離開。

    當晚,少腐聽到廢后伏壽暴斃掖庭的消息時,坐在書房里,愣了良久。

    終是我欠她的啊。

    “吾會幫汝達其所愿?!?br/>
    “……你可后悔?“

    “不?!?br/>
    我欠她的……

    賀琀嬌昏迷了三天,這三天里她總是昏昏沉沉的,似乎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醒了卻又什么都想不起來了。

    到是她原本被下了病危通知書的人,卻在昏睡了三天后完全恢復健康了,她原本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莊醫生,但是身邊的人卻都說不知道這個人。他就好像從未出現過一樣,除了賀琀嬌再也沒有人記得他。

    可,世上怎么會有人能消失的這般干干凈凈呢?

    “筱筱。老板右手撐著下巴看著筱筱一筆一劃的勾出那個名字,嘴角勾起一絲笑意“為什么不告訴賀小姐呢?“

    “畢竟,那般文采卓越的人漢史記載卻并無這個人?!?br/>
    “這是他自己的選擇,就連我也不能違背?!邦D了頓,筱筱淡然一笑“何況,他的每一世都要如此,我難道還要每一世都告訴那個人?“

    “她是個短命的,每一世注定早夭?!?br/>
    “嗯。所以,這就是我的愿?!?br/>
    愿——

    ……以我之魂滋養她的壽元,便是每一世都不會被歷史記載,永遠被世人遺棄我也甘之若飴。

    這便是我的愿望。

    ……善。

    筱筱合上書,而書里寫下的名字便是那永遠不可能存在于世間的——莊默子。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财神捕鱼送88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