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夢若棲齋 > 八.靡靡亡國音

八.靡靡亡國音

 熱門推薦: 我是至尊、 一品道門、 全職法師、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極道天魔、 元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138832.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    “欸——老板,今天怎么會有這么多人來看書啊?“

    沐蓁看著比往日多了不少客人的書店,只覺得有些頭大。

    “開門做生意的,當然是希望來的人越多越好?!?br/>
    “不過,在現在這個網絡化的時代,還能有人不放棄這些紙質的書刊,倒也是不容易?!袄习逍χ褧砗?,又看了眼從進來就一直在幫忙記錄書架編號的沐蓁“累的話你就去休息一下,剩下的交給我來就可以了?!?br/>
    “對了,如果無聊了,你可以去后院找筱筱,那丫頭每次看到你都挺開心的?!?br/>
    嗯?開心?

    “開心?“沐蓁看著一臉笑意的老板,嘴角微微抽搐……哪里能看出來開心了?

    心里雖然這么想著,她還是放

    下手里拿來記錄編號的本,輕車熟路的來到后院。

    “嘿!筱筱?!般遢柽h遠的就看到筱筱一個人坐在正對著院子里那棵枯樹的走廊邊。

    “在想什么呢?“

    筱筱看著那棵枯樹,靜默了半天突然開口“沐蓁,之前聽起你和阿淵提起關于演唱會的事?!?br/>
    “哈?哦,那個啊?!般遢枳襟泱闩赃?,隨手拿起一旁果盤里的一個蘋果咬的喀嚓作響“就是我喜歡的一個歌星啊,聽說要去北京開演唱會呢?!?br/>
    “我是不能去看現場版的了?!?br/>
    “不過真的有好多人都喜歡他的歌嘞?!?br/>
    “欸?對了,筱筱你怎么問起這個啊?“

    “你也喜歡聽那個人的歌?“

    沐蓁實在無法想象筱筱追星的模樣,心里忍不住的一陣惡寒。

    筱筱看著她,一貫平淡的眼里似乎染上一層極淺的笑意。

    “我從來不愛聽音樂?!?br/>
    “啊?為什么???“沐蓁一邊啃著手里的蘋果一邊說“聽音樂不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嗎?“

    “嗯?“

    “所以要我說啊,筱筱你就是太不懂得享受生活了。才多大點的孩子啊,整天活的跟個七老八十的人一樣,多沒勁兒?!?br/>
    “我看著都替你覺得累?!?br/>
    筱筱看著她,只微微搖了搖頭。

    “你知道師延嗎?“

    師延?

    “嗯?誰?“沐蓁頓時眼睛瞪大,立馬正襟危坐,“是故事嗎?嗯?“

    “樂神宗祖——師延?!?br/>
    軒轅之世黃帝,為司樂之官,通陰陽,曉明象緯。

    “大人是要出世嗎?“ 嬌俏的聲音,卻是出自一只小獸口中。

    似虎似獅的小獸乖巧的趴在師延的腳邊,額頭上兩個小小的角輕輕碰了一下他的衣角,圓圓的獸眼悄悄的望向他。

    “玉篌?!澳侨宋⑽⒐创?,嗓音溫潤“今軒轅黃帝為天地共主,萬古一帝,我該是去恭祝他?!?br/>
    “可是大人您身份尊貴——“

    “我怎么能和那位大人相比呢?!八戳搜勰_邊耷拉著毛茸茸的小腦袋的小幼崽,不覺有些好笑“玉篌你跟了我這么久到還像個孩子一般?!?br/>
    若說回來,玉篌倒還的確是個沒長大的孩子,許是自小便被拋棄的緣故,她到時常黏著師延。

    “可,您不是麒嗎?“

    師延看著它,有些無奈。

    “……只是麒而已?!?br/>
    “而那位……的確是個了不起的大人呢?!?br/>
    古史有云:黃帝樂師師延,掌管朝廷音樂歌舞。演奏技藝十分高絕,撫一弦琴,刻地之為動;吹玉律,可使天神俱為之降。其樂,能知國家大事,可判吉兇。

    “欸?“

    “大人!大人!“

    “大人!大人!“

    玉篌趴在師延的身旁,圓圓的獸眼愣愣的看著天空中那些嘰嘰喳喳的神鳥。

    黃帝樂師師延,所作之樂聲,可引百花爭艷,萬獸來朝。琴音婉轉,百鳥起舞。

    “玉篌……是時候離開了?!皫熝右磺嗤?,看著乖乖趴在腳邊的小獸,輕笑著揉了揉它的小腦袋。

    “大人不是要輔佐黃帝的嗎?“

    “不需要了,我的王已經不在需要我了?!八χ?,眼里閃過一抹無奈。

    只是,玉篌……

    你的王……

    軒轅氏皇帝,樂師師延出世佐之,堯舜時歸隱,此后再無跡可尋。

    直至夏末曾有人見一身旁總有只猛獸相隨的隱士時常出沒于箜篌城,商湯王帶人恭敬拜之,后遂不可現。

    “大人,我不喜歡這里?!吧硇谓训拿瞳F抖了抖耳朵,聲音里滿滿的嫌棄“我們可不可以回去?“

    “你呀?!鞍滓峦α⒌膸熝臃畔率种凶屑毑潦玫拈L琴,笑的有些無奈“……玉篌對大王有何感覺?“

    “嗯?“玉篌毛茸茸的獸爪扒拉著掉在地上的葉子“我不喜歡帝辛!“

    “但是、但是……卻總是忍不住的很想靠近他?!?br/>
    “大人!他肯定是用了什么妖法!“

    “手段卑鄙齷齪!“

    對于一臉憤懣不平的玉篌,師延倒顯得十分平靜淡然,只眉宇間一抹憂慮久久難以消散。

    “……玉篌,你早已成年,為何不肯化作人形呢?“

    “啊?我、我……“玉篌低垂著腦袋,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師延看著它,無奈的嘆了口氣。

    “也罷,總歸……“

    總歸,我尚能護你周全,只是該來的,有些事情總歸是逃不過的。

    浸淫于聲色之中的殷紂王不滿意師延所奏的雅樂,將其幽拘在陰宮中準備處以極刑。

    “大人,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淳樸的樂音,不是我們這樣的人可以享受的了?!翱词仃帉m的獄卒每日聽著師延彈奏的雅樂,心里早已十分不耐煩。

    “我們大王,那是無比尊貴的人,怎么能聽這種音樂呢?“

    師延正在撫琴的手猛的一頓,一貫溫和的笑容逐漸凝固“……殷商氣數已盡,看來,國,要完了啊?!?br/>
    彼時,玉篌被一群手持刀槍的士兵團團圍住,頗為暴躁地站在那兒,不停地張嘴齜牙,向四周沖撞,只是頭上的其中一只角已經斷了半截,那白色的毛發上布滿大大小小的傷口,血跡斑斑。

    高高的坐在主座上的帝辛看著被那猛獸咬傷的士兵們,心里逐漸有些不滿,想了想從一旁的侍從手里奪過一把長劍猛的沖向那齜牙長嘯的猛獸,毫不猶豫地一劍砍下去。

    “大王!“

    “王……“

    有人驚呼,有人尖叫。

    所有人看著那插在猛獸胸口上的利劍,表情由驚詫到歡喜。

    只是,玉篌卻有些不明白,明明是那么討厭的一個人,明明是輕而易舉就能殺死是人,可自己為什么會那么怕他呢?

    為什么只無法對他下手呢?

    帝辛冷眼看著胸口插著一把長劍,緩緩倒地的猛獸,嗤笑出聲“一群廢物,竟然連一只畜生都殺不死?!?br/>
    “來人,把這畜生的皮拔下來!嗯,把它的骨頭送去給樂師大人?!?br/>
    所有人都笑的不懷好意,一個個猙獰的面孔,一個個扭曲的靈魂。

    大人……這就是你所愛著敬著的世間嗎?

    大人……

    我還沒有告訴你……

    “他不是會彈奏雅樂嗎?這次,孤倒要看看,用這畜生的白骨制成的琴可會彈出怎樣的樂音?!?br/>
    帝辛差人將那堆還沾著血的白骨扔到師延面前時,他只怔了片刻,然后一言不發默默地拾起地上的白骨。

    師延用玉篌的骨頭制出一把九弦琴,于宮中日日彈奏起迷魂淫魄的靡靡之音,帝辛和一眾朝臣們每每聽的神迷心蕩,日日沉醉于這靡靡之音中,淫樂無度,終日不問政事。

    后周武王興師伐紂,紂王*于鹿臺,師延帶著那把九弦琴涉過濮水投于水中。

    “玉篌啊玉篌,你可知你其實是那上古神獸——麟?!?br/>
    只怪在,這商紂王是你的君王啊。

    天道讓你選了他作君主,可是他卻親手斬殺了你……國運是毀于他之手啊。

    只是,你為何不逃呢?

    明知我必死無疑,為何……還要留下來呢……

    玉篌。

    一滴淚落在九弦琴上,隨著“噗通“一聲,水面上蕩起一圈圈波紋,久散不息。

    古有麒麟,雄為麒,雌為麟。選天下君主而輔之,麒麟雙世,最為難得。

    然,兩主爭之,必有一亡。

    “欸?“沐蓁心里不免有些唏噓“他們不是神獸嗎?為什么還會死呢?“

    “這是命數?!绑泱愕椭^,眼里帶著些許茫然和無奈“況且,神獸也和人一樣,總會有死去的一天?!?br/>
    想起,謖曾對自己說過,師延那家伙明明是只獸,卻想要活的像人一樣,實在是愚蠢!可笑!

    愚蠢?

    可笑?

    那時謖是怎樣的表情呢?

    哦……仿佛隔著一層霧一樣,眼里的神情,她看不真切,也看不明白。

    只是,他說這句話時,傳來一聲無奈的喟嘆。

    我們終究不是人類啊……

    他如何就看不明白呢?

    是了,世間的人又有誰會真心的去對待一只獸呢?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财神捕鱼送88彩金